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魚皇 | 29th Mar 2013, 01:24 | 創作 | (151 Reads)
豪語錄﹕阿伯你咩唔舒服?

夜晚10點半,急症室。醫院仍然好忙碌,護士只係黎得切出出入入,但忘記左休息。
大堂坐滿病人,唔同既病症,同樣既心情,「俾我入先」。
每逢有白車送臥床坐輪椅既病人入院,大堂既病人臉上流露出一絲不易觀眾的羡慕之情,如果換轉係我就好,可以快d睇醫生。

呢一刻,病人忘記左,等得耐,其實代表佢既病情可以擺得耐d。可以等待是一種福氣。。。。我明白,同等4個鐘既病人講,其實係嘥氣。

入得觀察病房,已經接近成功,醫生離你一步之距。觀察病房,都係俾行動不便既病人,一個個簾幕,行左一張張既病床同輪椅。

呢個地方就係比拼家人實力既時候。

有一張床圍住一家4口,有一架輪椅只係得個老夫陪住老妻,或者係佢地前半生,老公約親老婆都遲到,不過呢一刻,老公好準時,一直握住老妻隻手。

有一張床,老夫隔離陪住少妻。。。唔係妻,係啱啱宣布佢地無居港權既菲傭。工人深夜陪住僱主,佢終於唔駛掃地。

隔離一張床,一個老人家瞓係度,精神好好,戴住耳機,咁夜仲有馬跑?

醫生行過,問佢姓名,阿伯笑笑口無講野,醫生望一望個耳筒,泵低頭,對住佢個肚大聲問,叫咩名。耳筒係助聽器,個咪孭左係身。

阿伯呵左一聲,「伍伯。」
「你屋企人呢?」
「我啊。」
「你係咪獨居啊?」
「啊?」
「阿伯你係咪一個人?」
「係啊,我自己。」
「你咩事啊?」
「高血壓啊。200幾」
「我唔要聽數字啊,你咩唔舒服?」
「無,我無咩唔舒服。」

有,伯伯既病,就係一個人。
或者太耐無人同佢講野,佢開始聽唔到野。
或者太耐無人同佢講野,佢索性唔駛聽野。
每個人出世的時候,陪伴在側的都是醫生護士
想不到年紀老了的時候,陪伴在側,還是只有醫生護士。
還有我,這個躲在一旁偷看的人。

魚皇 | 29th Mar 2013, 01:12 | 政治 | (40 Reads)

蘋果﹒下流準備﹕快餐店離奇屈服權威事件

 

人對權威會有多服從?權威面前,你能保證不會屈膝?

 

2004年,美國肯塔基州麥當勞快餐店發生奇案。

 

任職快餐店經理收到自稱警察的電話,警察聲稱快餐店一名少女職員偷竊銀包,要求快餐店經理脫光少女衣服檢查,甚至召喚經理的未婚夫到場,要求他性侵犯少女。

 

最終揭發,所謂「警察」,只是偽冒,但經理信服、少女就範、經理未婚夫也同意性侵犯。

 

問題來了,這一連串荒唐怪異的行為,為何竟然能發生?為何經理不去質疑電話中警察的真偽?少女為何不反抗經理的脫衣搜身要求?最離譜的當為經理的未婚夫,何以會做出性侵犯一個少女的行為?當然,他們全部的理由都指向「被警察欺騙了」,他們只是聽命「警察」行事。

 

我們要問,即使下命令的是真警察,也不能代表命令是合理的,人應該有基本判斷能力。但真相是,權威面前,人的常識投降,任何解釋不了的行為,例如為甚麼要少女脫光衣服?自己想不通,唯有「訴諸權威」﹕「警察叫我做一定有佢原因」。批判思考和抗議,便成為不服從權威的罪名。

 

如果只是出於對權威的盲從,這最多是愚昩;但我懷疑,權威只是一個借口,人的內心都是充滿邪惡,只是無借口釋放。難得有「權威」作撐箭牌,即使作出性侵犯或禁錮惡行,也能辯解﹕「唔關我事,係警察叫我咁做。」

 

不想做被人侵犯的少女,便要明白﹕

1即使權威(警察)是真的,也不代表權威是對的。

2不要把是非判斷的工作交予其他人(經理、未婚夫)

3不要以為「如果有問題,其他人一定會出聲」。

4其他人沒有義務為你明辨是非。

5很多人都認同的行為,最終也可能是錯的。

魚皇 | 29th Mar 2013, 01:11 | 政治 | (70 Reads)

爽報﹒豪言大志﹕本土派唔可以唔窮

 

高登有名著,《男人唔可以窮》;我改一改,送給反對佔領中環的朋友,《本土派唔可以唔窮》。

 

反對佔領中環的朋友,有一個論點很奇怪,便是提出「階級之爭」,說這是「離地中產」決戰「本土派」的階級之戰。

 

文革咩?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咩?

 

「中產」VS「草根」,我還可以理解,但「中產」VS「本土」,難道中產就不是本土的一份子?本土只能是「窮人」?

 

他們的中產細分為「高級中產夕陽買辦」,這才是要打倒的對象,其他低級中產,都係個句,窮人,就是「本土派」。

 

如何界定「高級中產」?他們說,「持有外國護照或外地居留權,子女在外地受教育,準備移民或在外地退休,也持有最終要變賣來籌措退休或移民資本的物業」。

 

截止2007年,香港至少有150萬人持有BNO這批人全部不是本土派。

 

統計處2011年資料,約七萬五千名學生海外升學,本土派又痛失數萬大軍。

 

最後兩項分類,「準備移民」,「最終要變賣來退休或移民的物業」,無法計算人數,因為純粹臆測,或者叫老屈。

 

「準備」太空泛,「最終」有無限可能。如果有樓在手,便「可能」「有機會」移民,則香港所有供樓人士,都不能列入光榮的本土派。

 

真相是,有閒錢的,都不是本土派,是離地中產階級,是對香港無承擔、會殺掉香港的年青一代來成全自己的不仁不義之徒。

 

有能力有收入,便是不可靠無道德注定抽水失敗的「政棍」?而無能力走唔郁的,才是穩定可靠的革命群眾?這不是文革時期,把「地主富人」列為黑五類、無產階級農民兄弟才是光榮偉大的紅五類一般無異?

 

口裏說反共,指導思想卻活脫脫是中共的一套。

魚皇 | 29th Mar 2013, 01:08 | 信報﹒豪鬼夜行 | (35 Reads)

信報﹒豪鬼夜行﹕你會打開生死簿嗎?

 辦公室勾心鬥角,你奸我都奸,cheap到你都驚。一將功成萬骨枯,爭上位競爭激烈,而且就像車公靈籤所講,「何為邪鬼何為神,神鬼如何兩不分」,你不知道誰是盟友誰是敵人。

 

你上位了,自然人人和你道賀,但有幾多是真心?如果有機會,你想知道,誰是你的敵人嗎?

 

最近看了前首爾市長李明博的著作,《1%的可能﹕韓國首爾李明博的夢想奇蹟》,講述他復原清溪川的經過。

 

當中提到一個細節,李明博競選勝利,當上市長,有人給他一個公文袋,說裏面有一份名單,全部都是競選市長時,反對過李明博的人。用李明博的話,這就是一份「生死簿」。

幕僚勸李明博,若上任後要順利展開工程,放開手腳辦事,便要把這些反對過你的敵人驅逐出去。

 

你會如何對待這份生死簿?一般人,相信無論如何也會打開,看個究竟。

器量宏大理性務實的領導,可能會從生死簿中,圈出辦事能力高強的人,不計前嫌,放生處理。那些無能的小人,即使不驅逐,至少也不會重用。

 

李明博居然看也不看,把公文袋束諸高閣。他並非一味偉大,而是從實際角度出發。新政府剛上場,如果還揪住過往競選時的人事問題不放,只怕整個團體都無法安穩工作。

 

第二,這些人只是反對派,但並非無能之輩,如果不重用這批人,損失的只會是自己。

 

李明博認為,意見不一致雖然會妨礙生產,卻能防止獨斷專制。所以到最後,他也不願看那份「生死簿」。

 

回看香港,整個社會不斷製造敵人,「生死簿」名字不斷增加,港奸政桿,名稱天天新款,人人樂於查閱,阿爺更明言「不愛國愛港人士不可做特首」。這樣的香港,如何有生機?

魚皇 | 29th Mar 2013, 01:04 | 都市日報﹒哺球類動物 | (26 Reads)

題目﹕球會如何搶香港奶粉

 你無看錯,不是「搶球星」,而是「搶奶粉」,奶粉荒席捲全國,香港限奶令,大陸同胞隨時因為帶奶米糊被罰,奶粉荒變奶粉慌。

 

大陸球迷也要搶奶粉,有人推想﹕四大聯賽的大球會,用甚麼方法來港搶奶粉?有人列表,羅列各球會的搶粉神技,如果你看得明白,證明你是一個死硬派足球迷。

 

「巴塞:入關時摔倒,被送往深圳醫院,過關;皇馬:雇傭23個香港藝人,每人帶兩罐,過關;曼聯:卡域克你懂得,並且爵爺總可以比別人多帶4-5罐,過 關;利物浦:老老實實帶兩罐,回來發現過期了;熱刺:巴爾跑得快,海關追不上,過關;祖記:一個電話,過關;國米:以前買了奶粉,能喝40年;車仔:直接從 奶粉店買;曼城:直接買奶粉店;AC:買不起奶粉;槍手:奶粉店就他們開的。」

 

解釋﹕巴塞是摔倒,諷刺巴塞球員插水假摔搏犯規。

皇馬僱香港藝人﹕諷刺皇馬的球星政策,有花巧無實際。

曼聯﹕諷刺卡域克無表現,場上猶如隱形,適合走粉。爵爺可以多帶奶粉,諷刺球證偏幫曼聯,經常有優惠例如超長補時。

利物浦﹕買了一批過期無料到球星,譬如唐寧。

熱刺﹕太明顯,巴爾跑得快。

祖記﹕諷刺電話門的貪污事件

國米﹕食老本,沿用摩連奴三冠王的班底,但已經見底技窮。

車仔和曼城﹕諷刺兩間球會燒銀紙,曼城要燒更多銀紙

AC﹕太窮,要賣伊巴等球星艱難過活。

阿仙奴﹕雲格總是培育年輕球星上位然後賣掉,自己卻餓肚子。

 

你答對幾多條?

魚皇 | 29th Mar 2013, 01:03 | AM730.大國有話兒 | (34 Reads)

AM730.大國有話兒﹕一泡尿

 「一群老外在高架集体撒尿」的新聞在網站爆紅,話說3月23日,一輛大巴停在上海高速公路高架橋上,車旁6名外國人一字排開,在分隔行車方向的橋墩小便。

 

本來街頭隨處大小便,在中國實在不能算是新聞,你看看香港也有不少大國同胞隨處解放,網友何以大驚小怪?

 

細細閱讀,才知別有內情。第一,這不是普通街道,而是高速公路,這隨處便溺不是單純衛生公德問題,而是公眾安全問題。第二,法律責任問題。報導指,巴士司機在高速公路停車,違返交通規例,要被罰200元和扣六分。而六名外國遊客卻因為已離境,無法追究,等於無罪釋放。有網友替巴士司機喊冤﹕司機當時被外國遊客脅逼停車,不停則影響行車安全;但停車了又違規被罰,撒尿的始終無罪,是為不公。

第三個原因最惹火也最爆笑﹕撒尿的是外國人,有網友認為,這是洋人公然欺侮中國的行為,有人無限聯想,扯上「上海已經不是昔日洋租界,這是中國人的地方,別撒野」的民族尊嚴的高度。

 別以為大國網友一味針對洋人身份上綱上線,也有網友表示同情,認為成年人喝了酒肯定是忍無可忍才會就地小解,呼籲國人要包容理解。這類網友如果活在香港,肯定被斥為「港奸」或「以包容為名出賣港人利益」。

 中國人永遠不能用平等正常心態面對「洋問題」,管他是洋人還是黑人還是華人,高架橋撒尿便是不對,該罰便罰,卻也無須上綱到侮辱中國的層面。難道中國人在中國街道隨處小便,就是愛國行為,洋人便是侵略?幾多大陸遊客在香港商場便溺,難道也要上綱為「侮辱香港人」?華尿洋尿,都是一泡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