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魚皇 | 27th Nov 2011, 17:32 | 無火日記 | (167 Reads)

明報論壇﹕有火才是烽煙節目

作者﹕曾志豪(港台員工) 

我在港台工作超過十年,不同性質的政治節目,包括最近惹起風波的phone-in節目,我也曾任編導工作,借此機會說說內心感受。

我不猜測周融和吳志森不獲續約有無政治動機,因為好心總能做壞事,即使解僱只是一場純粹的節目改革,但客觀效果,卻偏偏為保守勢力消除了眼中釘,那你說這場改革,應該如何定性?是整頓朝綱,還是自毁長城?對此唯有按下不表,集中討論,這場改革的影響。

港台發言人強調,過往的主持太多偉論,窒礙了聽眾的發言機會。作為曾經烽煙節目的編導,我對這個意見,感受至深。

什麼叫持平?

香港電台一直就主持的角色展開討論,過去十年,從未停止。一派認為,主持應該理性客觀持平不偏不倚,另一派認為,主持當然要持平,但應允許有個人立場,可以發表個人意見。

讀者或許迷惑,什麼叫持平?什麼叫有個人意見?我且舉一例說明。

劉曉波被囚的新聞,若放在有強烈個人意見的主持手裏,會有以下發言﹕

「我覺得今日真係中國司法最黑暗的一日,粗暴踐踏憲法賦予的公民表達意見權利,完全係莫須有的指控,令人可悲。經濟發展再快,都掩蓋唔到政治的落後﹗我地家請嚟中國政治評論員,xxx……」

若放在一個「持平客觀不帶個人意見」的主持手裏,就會變成﹕

「劉曉波被囚引起好大既關注,有人認為囚禁劉曉波唔公平,有人認為,係代表中國法治既倒退,當然每個地方都有佢自己既法律,我地要尊重大陸的司法程序,唔可以貿然話呢個係政治判決。家請嚟中國政治評論員xxx」

這兩種主持風格有何不同效果?前者令聽眾迅速進入狀態,掌握事件的嚴重性;後者則令市民模糊不清,這究竟是一宗什麼性質的新聞?劉曉波究竟發生什麼事?

烽煙節目不是新聞報道

對當權者而言,前者的節目風格,可能會激起民憤;後者的節目風格,反能起到安撫作用,因為各打五十大板,這也不能肯定,那也不能證實,沒有態度,模稜兩可,何來民怨?

我認為,烽煙節目不是新聞報道,卻是一個意見交鋒、觀點碰撞的評論節目;就像報章的評論版,追求的不是持平,而是立場鮮明,見解獨特,才是出色的評論。

各打五十大板,對每個關鍵的爭論焦點都只說一句「留待社會大眾自己討論,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這不是評論,這只是打圓場。

電台的烽煙節目,重點顧客當然是市民大眾的call in,這也是港台發言人不斷強調的論點,「減少主持偉論,增加聽眾發言時間」。但我認為這個說法,有失偏頗。

聽眾發言時間不足,具體指標為何?是否真有統計,主持人的偉論佔據了大部分的air time?一般烽煙節目的做法,總是由主持介紹今日的新聞題目,陳述背景,發表偉論,這是第一部分。第二部分,請出熟悉該題目的嘉賓發言,提供專業角度,往往嘉賓發言完畢,才輪到聽眾出場。若說聽眾時間不夠,則偉論太多的不只是主持,還有嘉賓,難道新的改革,又要把嘉賓發言也刪減?

當然,港台的答案肯定是﹕嘉賓能提供有價值的意見,充實節目內容,激發更多市民的聲音。

我完全同意,但就是不明白,主持人的偉論,就不能充實節目內容?港台為了合理化解僱兩位主持人的做法,把主持人的「偉論」和聽眾的「發言」,互相對立,似乎烽煙節目只能兩個活一個,你要主持偉論便會失去了聽眾聲音。但這個說法,明顯忽略了一點﹕主持人的偉論,往往也能激發更多聽眾發表意見。如果電台如此珍惜嘉賓的高見,為何又要輕視主持人的偉論?

不要dog 只要watch

港台發言人強調,香港社會曾經流行名嘴,但今天風向又轉了,聽眾自己也有很多意見要發表,毋須名嘴代言,讓路給聽眾即可。

新聞界的天職是watchdog,看門犬,這頭犬懂吠叫,才算稱職。今天港台等於說,看門犬不用吠太多,市民已懂得自己巡邏,你就別多心了,安心伏在一邊,不要dog,只要watch,齋睇唔好嘈﹗

我只能說,社會形勢的確轉變,但恰恰相反,市民不單希望自己發言,更希望watchdog吠得更大聲。烽煙節目不應害怕有火。傳媒聲音,只有嫌少,不會嫌多。

希望我的疑慮,全部估計錯誤,改革後的港台節目,能更用力監察政府,繼續烽煙四起。

作者是港台員工


魚皇 | 22nd Nov 2011, 21:47 | 無火日記 | (119 Reads)
3497879-201111221122.jpg

魚皇 | 22nd Nov 2011, 21:43 | 無火日記 | (34 Reads)
3497845-201111221120.jpg

魚皇 | 18th Nov 2011, 00:03 | 政治 | (182 Reads)

題目﹕香港人為何冷待國足?

 或許你只留意歐洲國家盃C朗能否打出翻身戰,卻沒有幾個球迷會留意,世界盃的亞洲區外圍賽,中國足球又「慣性失敗」,出線無望,與巴西無緣。

 香港球迷冷待國足,甚至可以說對國足亳無甚歸屬感。有人說這是香港球迷功利,只捧強隊。若是如此,則這是球迷的成熟。看球只看最好的,不看最「正確」的,這一點並非人人做到。

 中國球迷對國足真是「又愛又恨」,骨子裏都希望國足能把民族的光榮揹上身,大國崛起等於大腳崛起;戰勝小日本很重要,這能讓國民暫時忘記釣魚島的痛苦……對,我得承認,看見蒼井空在微博大喊「要找一個中國男人當老公」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甚至把釣魚島作交換也是心甘情願。

 香港視國足真的只是「其中一個國家的足球隊」,踢得好,例如打入世界盃決賽周便關注,有中國球員打進英超便留意,其餘日子,SORRY。

 不善忘的球迷應該還記得,2002中國殺入世界盃決賽周,當時足球評述員熱血衝天,愛國之意大發,評述中國對巴西時,幾乎是一面倒偏幫中國,去到一個地步,凡中國球員觸球都要喊聲「好」,中國球員盤球前進避開一個巴西球員,就感動流淚等同勝利。這種「無可厚非」的愛國表現,卻被輿論口誅筆伐,認為有違體育評論的公正云云。這或許是香港社會的最後一道「防線」,愛國不能盲目,唱好也不能亂唱。

 很多人都說香港是一個奇怪的城市,阿根庭的球迷不會著巴西球衣上身,英格蘭的球迷不會穿荷蘭國家隊的球衣,唯獨香港,就像聯合國大會,八國聯軍,全部上身,而且不會有一點的彆扭。我認為這倒是香港球迷的成熟,不過是一件球衣,沒有甚麼國民身份的包袱。愛國也不由衣著體現。


魚皇 | 18th Nov 2011, 00:02 | 政治 | (90 Reads)
豪鬼夜行
題目﹕我隔籬位係共產黨
 
嶺南大學新一屆的學生會突然解散,理由是,候任學生會主席,一個叫廖維懿的同學,主動披露自己是「共產黨員」,閣員缺乏互信,唯有解散。
 
為此,本人訪問極權威人士「魯作」,了解這名共產黨員的心聲。以下內容,擺明吹水,信者無得救。
 
「我覺得,你們香港人好搞笑,憑甚麼我是共產黨員就不信任我?胡主席不是黨員嗎?我聽說這幾年,市民信任中央政府的比分,都要高於特區政府。如果真的不信任共產黨,為甚麼對中央政府評分這麼高?除非,你們並非不信任共產黨員,你們只是不信任低級共產黨員,是階級地位的歧視。
 
我是共產黨員,我在六四問題上不表態,保持中立,理所當然。但你們香港有好多人,都聲稱自己不是共產黨,但在六四問題上,一樣左搖右擺,甚麼誤導啦不幸事件啦,那口脗比共產黨還要共產黨,但沒有看見香港人不信任他們啊?也沒有人說不要他們選特首啊?
 
 
香港人有時天真得好笑,常說中共有八千萬黨員,每十六個就有一個是黨員,新移民又有多少是黨員云云。計這些死數幹甚麼?香港早已在共產黨管治之下,要搞你,一聲令下即可,還要派臥底黨員?
 
再者,黨員有甚麼特別?懂國情的人都知,共產黨為了壯大隊伍,近年開放入黨申請,民營企業家都可憑「票」入場,所謂八千萬黨員,吃飯的人多,做事的人少。你們怕甚麼共產黨?
 
反過來,難道你們又天真得以為,只有共產黨員,才會忠實執行阿爺的命令?你看看特區裏多少官員,自動波知道要「顧存大陸」,因為官途命脈就在阿爺手裏啊﹗
 
過度神化,以及過度妖魔化共產黨員,都很可笑。」

魚皇 | 16th Nov 2011, 01:33 | 無火日記 | (646 Reads)

街場鬥波是每個男人成長的必經階段。

你沒有試過街場鬥波,你不是男人。

'注意,「街場」鬥波,可不是「book場」鬥波。

街場是野生大自然,弱肉強食,鮮血淋淋;book場是金魚街裏的金魚,純粹觀賞。

 首先,若要街場鬥波,你要自食其力,解決場地問題。辦法就是「跟隊」。

男孩子第一句要鼓起勇氣開口講的三個字不是「我愛你」,而是「我跟隊」。

 

態度要不卑不亢,太細聲娘娘腔,人家熱鬥中的一句粗口,聲浪已把你淹沒,還以為你乖乖站一旁當觀眾;若太大聲囂張跋扈,那就不是跟隊,而是「挑機」,除非你和隊友真有幾把刷子,否則南華扮曼聯,真正落場會被人教訓得很慘。

 

還有,人家鬥波的規矩如何?打幾多分?現在比分如何?沒有電腦幫你,你得靠自己。否則明明已經game over,被人偷雞再打幾分,你就白白浪費了時間。

 

還有幾多隊伍輪候?你排甚麼位置?下一隊輪到我們了嗎?如果有人打尖,你又要如何應付?那個場地沒有管理人,個個都是路人,你只靠自己,或辯論或鬥惡或死忍,反正你就是要跟到隊。

 

我認為只要經歷過街場鬥波的朋友,就不用再怕甚麼排隊買火車票返大陸、滯留倫敦機場,那不過是換了場地的鬥波,排隊還不就是跟隊?你要靠自己,為自己爭取生存空間。挪用九把刀的說話:人生就是不斷在街場鬥波。

 

社會愈來愈多港孩,因為港孩愈來愈少街場鬥波,他們太早入冷氣體育場館,享受被規劃管理安排的遊戲,他們沒有遇到意外,他們沒有機會解決難題。

所以,別看甚麼怪獸家長指南、港孩求生手冊了,把他們放逐到街場鬥一場波,保證便便暢通。

(曾志豪﹒哺球類動物﹒都市日報)


魚皇 | 16th Nov 2011, 01:05 | 無火日記 | (40 Reads)
3489776-201111161107.jpg

魚皇 | 16th Nov 2011, 01:04 | 無火日記 | (16 Reads)
3489771-201111161104.jpg

魚皇 | 16th Nov 2011, 01:03 | 無火日記 | (17 Reads)
3489770-201111161103.jpg

魚皇 | 10th Nov 2011, 23:12 | 無火日記 | (294 Reads)

AM730.大國有話兒 - 曾志豪

做暴民?還是被強暴?

(2011年11月10日)

你寧願做犯法的暴民?還是做一個守法卻被強暴的順民?

這不是空想命題,而是活生生,鮮血淋漓的一個無情悲劇,就發生在一個普通的中國居民身上。繁華的深圳市,一個老實巴交(形容人規規矩矩,謹慎膽小的樣子)的小民,楊武,他雖然名字有「武」,骨子裏只是一個瘦弱書生,弱不禁風。

他一生膽小謹慎,從不敢得罪人,逆來順受,但上天卻要開他玩笑。楊武的妻子,被幾個治安聯防隊,破門而入,毆打施虐並慘遭強暴。更可怕的是,案發時,楊武,就躲在隔鄰雜物房,目睹自己妻子被強暴。

楊武當時不敢反抗,甚至不敢報警,因為「擔心遭到報復」。就這樣,妻子在自己眼皮底下,被禽獸施暴。事後接受記者訪問時,楊武抱頭痛哭,稱自己是天下最窩囊的丈夫。

好了,悲劇暫停,要動腦筋思考了:受害人的丈夫,楊武,有無做錯?他應該逆來順受?還是出手反抗?

他為甚麼不報警呢?因為怕「遭到報復」﹗這才是關鍵啊,市民報警會被人報復,但報警已經是公民的最後手段,如果有警不能報,你叫市民如何選擇?

治安聯防隊曾說過一句狠話:警察是我哥們,你即管告去吧﹗這句話香港居民聽了只當耳邊風,因為我們相信警察不會包庇匪類,但放在大國,這可不是空話,而是大實話﹗警察也不過是穿制服的流氓啊。

大國的網友總結了楊武的三種選擇:

一,不作聲,像現在那樣,被罵窩囊。

二,殺了強暴者,被法官判無期徒刑,全家受罪。

三,被對方殺了,一毛錢賠償也拿不到手,全家受罪。

合法的渠道,在大國居民心目中,竟全部淤塞了;這不是楊武的個人問題,是國家不能給予人民信心。《水滸傳》說的是官逼民反,但有時卻官逼民順,官逼民窩囊!

周一、四刊登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