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魚皇 | 31st May 2011, 01:57 | 政治 | (704 Reads)

題目﹕六四這幢樓,供足廿二年……

 

今年有太多理由,不紀念六四。

今年只是廿二年,不是整數年,你知道,中國人最著重整體

今年沒有保皇黨出來叫我們放下政治包袱,少了挑釁,香港人一向要靠對抗來記憶;

今年沒有了司徒華,也就沒有了領袖;沒有了領袖,八十後便大有條件各自為政,各自紀念,各處開花,也就不一定要在維園聚集了;

今年的特首鐵三角之首范太也坦白告訴大家,六四記憶,原來只是被美國CNN所誤導。是啊,一切都是一場誤會,既然是誤會,還有甚麼好說?

但我始終相信,生死不是誤會,流血不是誤會,香港人一向都是三分鐘熱度,除了供樓,就只有紀念六四,是堅持了超過廿年。

供樓有供滿的一天,但六四這幢樓,我們都不知道要供多久。因為我們面對的不是地產霸權,而是政治霸權,一天不平反,一天不道歉,六四始終要供下去,無了期的供下去。這幢大廈住滿了冤魂。

 

六四已經成為香港沒有寫在日曆上的法定節日,就像聖誕一定要去海傍、萬聖節要去蘭桂坊,六月四日,便一定要去維園點蠟燭。

 

即使十個范太告訴大家這只是一場誤導,也不能改變六四成為香港本土節日的事實。

 

華叔,放心,六四,維園見。


魚皇 | 28th May 2011, 12:44 | 政治 | (285 Reads)

題目﹕做特首要識偷食
 
做特首要符合甚麼條件?廉洁奉公、勤勞勇敢、忠誠為港,全部廢話;試問今天哪份工不需要這種特質?
 
洗廁所也要要廉洁,否則如何符合「擔A唔偷食」的優良傳統?
 
這些好話,適合過年貼揮春時用,和選特首無關。
 
選特首,一定要挑選一個,「有試過偷食一腳踏兩船的人」﹗
 
偷食的人,又要招呼原配,又要討好情人,兩邊要兼顧,不能顧此失彼,不能偏心,不能偏聽。如果全部聽命大婆,那情人肯定獨自垂淚到天明;但如果只顧個情人,又會冷落嬌妻,吵鬧離婚,如何享齊人之福?
 
香港特首,就像一個一腳踏兩船既男人,要討好大婆和情人。一個大陸,一個香港人。特首夾在中間,他一定要討好大陸,否則無家用無前途;但同時,又不能忽視香港人的需要,如果甚麼都聽命大陸,男人甚麼珠寶首飾全部贈送大婆,那情人寂寞難耐,早晚紅杏出牆﹗
 
特首若凡事像唐司長,只會「顧存大陸」,香港早晚作反﹗
 
大婆生日,十月一日,要慶祝;情人受難日要迴避,例如六月四日。
 
特首和男人,切忌講真話。真話是﹕老婆你塊臉好皺下,情人我呢世都唔會俾名份你﹗
 
特首難道要告訴香港人﹕其實阿爺呢世都唔會俾你有真普選﹗艾未未的確係我地老屈佢既。不能說的真相。男人要做的,呃呃氹氹又一屆。
 
今天我硬食你一個國民教育,能否換取廿三條暫緩失施,日後相安無事?或曰﹕廿三條並非洪水猛獸﹗你怕個屁?


答曰﹕廿三條的確並非洪水猛獸,因為洪水來去有致,有數得計,而且還可建防洪大壩阻攔。廿三條來去無影,無壩可阻;不過港人已經證明了,如果廿三條洪水來襲,七一人肉大壩就會出現﹗


魚皇 | 27th May 2011, 16:29 | 政治 | (251 Reads)

豪鬼夜行:政壇樂基兒

孫公可能有點後悔,早陣子被踢爆「洗腎」,為何不來一個急流勇退?堅守至今,就是為了迎接「知法犯法、僭建風波」。

為何收到屋宇署的警告信都不為所動?推說自己不夠敏感,推說自己應該處理得更好,都是廢話;小市民不依交通燈指示過馬路,能否推說「望燈望得唔夠敏感」?遲交罰款逃稅漏稅,能否也說一句「應該早啲交」?

最好笑是孫公「誤以為」屋宇署會主動上門清拆,所以無拆。貴利強,我以為你會上門淋紅油,我等咗你好耐啦,唔係我唔還錢,係你唔追我咋﹗屋宇署也叫屈,你是我上司,如果告你僭建,就等於「僭越」﹗

孫公其實用兩大理由足以脫身。第一,我有腎病,僭建一間房,擺放的不是「洗衣機」,其實是「洗腎機」,請畀面。

第二,孫公為人「舉重若輕、大事化小」,改變母語教學此等重大手術,孫公眼中只是「微調」,更何況小小僭建?湖南一個縣官非法佔用官地四千呎興建豪華墓園,這才叫大手筆﹗

香港官員不能叫「僭建」,只能說是「多嚿野」,傳媒大驚小怪,皮膚腫咗當我隆胸。

立法會要求問責高官全體申報有無「僭建」,政府推三阻四,高官無一像樂基兒自爆僭建,自動拆卸光明磊落。其實僭建已成特權象徵,比「鄉村俱樂部會籍」更顯身份,君不見僭建者非富則貴,僭建年期愈長面積愈大反抗愈激烈特權愈大﹗

僭建不申報猶如隆胸不騷胸,嘥料﹗有人說不能嚴打僭建,因為會擾民;可惜未有達官貴人出事前,卻無人為了小民而求情,更無人說要「理順市區的僭建需要」。

幫小民為名,替權貴解圍是實,僭建「為民請命」,遲早也要拆卸。

曾志豪


魚皇 | 26th May 2011, 17:03 | 政治 | (306 Reads)

白居易 <放言>


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
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年身便死,一生真伪有谁知。


魚皇 | 26th May 2011, 17:02 | 政治 | (95 Reads)

中國多神獸,也有很多「叫獸」。叫獸常對學生吼叫,但對權貴則乖巧溫馴。叫獸眼睛能認出大部分顏色,除了黑白。叫獸最愛西裝打扮。叫獸者,「教授」是也。

 

三峽工程最近傳來「遲到的真相」﹕三峽工程抗旱防洪發電效益低落,破壞環境。

 

水利專家黃萬里,早在廿年前已經痛陳三峽工程利弊,臨死遺言也是反對三峽上馬。

可惜,黃萬里就如香港的領匯盧婆婆,以及「濫用司法程序」的港珠澳朱婆婆,慘遭抹黑打壓。他曾坐在專家論證的會議桌,準備慷慨發言,卻發現咪高峰被人關掉。這就是政府「花瓶式的聆聽」。

 

最叫人心痛的是,當年有不少黃萬里的同行,如張光斗、潘家錚,身披高貴的院士銜頭,卻吐出怪獸語言,政治掛帥為三峽護航。

 

叫 獸討好權貴,害苦百姓,三峽工程來到今天,官方終於披露了三峽的危害:洪災不減,今年長江中下游地區還出現旱災。可惜叫獸又出來搖尾,紛紛指「不能把旱情 歸咎三峽工程」。叫獸之首的兩院院士潘家錚最終講了句人話:「對三峽工程貢獻最大的是那些提反對意見的人。」遲了,黃萬里死了,三峽毀了,叫獸當初如能做 「真理」的看門狗,就不用今天做喪家犬了。

 

(曾志豪 bufishking@gmail.com/周一、四刊登)


魚皇 | 26th May 2011, 17:00 | 政治 | (171 Reads)
Normal 0 0 2

題目﹕唐氏早洩綜合症

唐氏沒有早逝,他只是早洩;早洩就是「太快」,男人太快不是好事,說話太快的後果就是太廢。只是生理反應,沒有深思熟慮,就像當日的「顧存大陸」,這雖然是真話,但只有笨人才會出口。

唐唐說香港沒有地產霸權,其實應該是「新界」沒有地產霸權。原居民一出生毋須供樓毋須貸款已經有丁屋,對他們來說,地產不是霸權,而是人權,「地產人權」是也。

唐唐說香港無地產霸權,其實得罪了地產商。當年春秋戰國,諸候招兵買馬就是為了「霸主」稱號;今天地產商建基香港數十年,實力雄厚就等人尊稱一聲「霸主」,誰知你唐唐突然說「香港無地產霸權」,等於說香港無黑社會,銅鑼灣無楂fit人,你說江湖大佬如何嚥得下這口氣?

霸權為了證自己的存在,小市民未來日子更難堪。

唐唐說﹕「不要埋怨地霸權,應該問自己為何做不到李嘉誠」,我們說﹕

「不要埋怨為甚麼被人打劫,應該問自己為何咁有錢?

不要埋怨為甚麼香煙抽重稅,應該問自己為何不喝免稅的紅酒?

不要埋怨為甚麼有人濫用司法程序,應該問自己的環評為何咁廢?

不要埋怨為甚麼被咒早逝,應該問自己為何咁無智慧?」

唐唐應該再否認,香港特首選舉出現「阿爺欽點霸權」。

前任董建華先生,以及現任曾蔭權先生,他們全部出身都非共產黨,其中一個更是港英餘孽;他們的當選,主要都是靠後天的勤奮,和「握手興家」;他們的權位是靠「視民意如浮雲」才能得到的。

唐英年最後勸勉自己﹕「不要埋怨自己為何做不到下一任特首,應該問為何阿爺不喜歡我?」

魚皇 | 24th May 2011, 01:56 | 政治 | (319 Reads)

題目﹕溫總不敢笑

溫總探訪日本福島,這也沒甚麼大不了,反正這幾年他在災區行走的日子應該比坐在辦公室要多,大國報章替他統計﹕「溫總第十次踏訪汶川災區」。

不明真相的外國友人可能誤會,以為溫總第十次登陸月球。

 建議改用「逗留汶川的第N千分鐘」,更顯溫總的付出。

溫總無懼輻射,品嚐福島的士多啤利,這也沒有甚麼大不了,政治人物為食物代言的次數,比為民意代言更多。

其實大國食物也很需要溫總代言,證明「地溝油」「膨脹西瓜」對人體無害;最少,能否請溫總先喝一口大國的奶水、在大國產房生個孫兒,讓父母安心,別老往香港搶奶粉搶床位啊。

 溫總親自畫了一個笑臉祝福日本友人,這也沒甚麼大不了,溫總當年還題了粉筆字「多難興邦」贈汶川災民。不,有很大分別,溫總畫的笑臉,還寫上「微笑活下去」。

活下去不是重點,咱們大國子民甚麼天災人禍沒嚐過,但究竟是一把眼淚一把鼻涕、一肚苦水一腔冤屈的苟且偷生?還是像日本友人一樣,幸福的「微笑活下去」?

溫總應該不敢祝福大國子民「微笑活下去」,至少他不敢對自焚的釘子戶畫,他不敢對受三峽工程謊言影響的人民畫,他更不敢對艾未未的家人畫…


魚皇 | 21st May 2011, 19:37 | 政治 | (133 Reads)

題目﹕IMF=I Must Fxxk

 權力是最好的春藥,而且都是「過期作廢」。人民群眾給你源源不絕的力量,粉絲瘋狂的尖叫就如女人的叫床聲一般銷魂。

 政客每次選舉落力拉票講盡好說話,就正如一個男人在夜店把妹時的甜言蜜語,政客希望上台,男人希望上床。

 一個男人向你獻殷勤,他不是示愛,他想做愛。

 上了台也就和上了床一樣,選舉承諾政綱大計,都和那枝事後煙一樣,虛無飄渺,消失空氣中。

 政治人物最愛的就是特權,一般人有的權力無甚稀罕,但只有我能行使的特權,才令人興奮。男人為甚麼要車震,便是要與眾不同,人無我有,這才感到刺激。

 國際貨幣基金總裁卡恩一生就在金權尖峰打滾,他就是喜愛特權,和特別的做愛。

他大可合法買春,但嫖妓只能顯示他的財富,不能展現他的特權。

 所以卡恩搭上了法國女記者,以獨家新聞來換取對方的肉體。這就是特權,別人的故事你無興趣,只有我卡恩才能等價交換﹗

 有性暴力專家說,卡恩的律師會提出辯解,指這位「非常重要」的人物不可能企圖性侵「卑微」的酒店服務員,即使他真的想做愛。

 這個律師太不了解男人。男人的腦袋只是裝飾,那話兒才是指揮棒;你看看阿諾舒華辛力加,身邊有一個高貴的甘乃迺後人金髮妻子不要,卻和家中資色平庸的女傭鬼混還要「打真軍」。床上赤裸,無人計較身份,只會計較身材。

 卡恩本要競選法國總統,但被國人唾棄。實在小題大做,看看意大利的貝魯斯科尼,似嫖客多於政客。

 國際貨幣基金的英文是IMF,IMF=I Must Fxxk! !難怪難怪。


魚皇 | 21st May 2011, 01:45 | 政治 | (122 Reads)
題目﹕僭建新租界
 
清末中國進入租界管治時代。
界內界外就是不同的法律,大清政府禁止國民吸食鴉片,可是去到租界,煙霧彌漫,煙館林立。
 
歷史說,租界在1945年便結束了,其實租界仍然存在,就在新界。新界就是「新的租界」。
 
看看那幢白色三層高的村屋,看到在陽光下閃閃生光的玻璃屋嗎?這就是租界的證據。新界之外的市區,即使無即時危險的僭建物,也要即時拆毁;在租界內,這玻璃屋卻突然變成可以接受的建築物。
 
據說,原來租界人很困苦,普通人無立錐之地,租界人有三層之丁屋;當年負資產業主一樣要交差餉,而租界人卻以「無社區會堂無遊樂場」而反對交差餉﹗
雖享天台卻又遇到太陽,唯有以玻璃屋遮擋,其實租界人曬命曬得很苦。
 
甚麼?你住在板間房,很久沒有見過太陽?你住在美孚,只怕以後也看不見太陽了,所以你們不需要興建玻璃屋,你們太幸福了。
 
你們市區人犯法便打官司,我們租界人是直接「理順法例」,理順到租界人「條氣順」為止。
 
那屋宇署長,縮頭縮腦,只敢欺侮你們城市人,就算林鄭月娥,租界人當你濕濕碎。我們其中一位租界人講得好﹕「政府搞我們的產業,點解我們不敢搞革命!」當日菜園村居民也是要保產業,結果被人浮腰;這是當然的,因為菜園村是講道理的人,而我們是租界人,我們不用講道理,因為我們就是道理。
 
一個人犯法,就是犯法;一百個人犯法,就代表要「理順法例」了。
 
林鄭好快會宣布﹕《基本法》保障租界原居民利益不受影響,僭建是和丁屋同等性質的特權,無人犯法﹗城市人,快快搬入租界,或者加入僭建聯,或者做副局長,齊享僭建在法律之上的特權樂趣﹗(完)

魚皇 | 19th May 2011, 19:27 | 政治 | (630 Reads)

題目﹕蘋果有蟲﹗

  

如果我說蘋果最近味道變了,相信你不會有異議。

 民主英雄(雖然只是被聲稱)突然變身「中環英雄」。五一二汶川大地震三周年,但當日這則新聞,完全不能在蘋果皮光滑的表面留下痕跡。是日也,蘋果的頭版是「匯豐銀行強勢回歸香港」。 

哦﹗關我乜事?又唔係匯豐股價強勢回歸一百蚊,要你報紙操這份閒心?

 

汶川地震本就是大新聞,別忘記艾未未,當初就是搜集汶川死難者名單而和當局扛上了,就連大陸《南方都市報》的社論也曲筆借汶川來歌頌艾未未。難道蘋果反倒忘記了這宗新聞?

 

當艾未未首次獲釋見家人,令圍觀的群眾鬆了一口氣,然後,他又失縱了﹗艾未未獲釋的新聞,居然放了在蘋果的國際兩岸版,是日頭版,竟是「米蘭站上市」﹗艾未未在米蘭站迷路失縱。

 

是的,買米蘭站手袋的人,一定比街上塗鴉寫粉筆字的人為多。即使另一份「公信力第一」明報也教人驚訝,頭版是「車轆殺人」的意外,二版才輪到艾未未的消息。香港傳媒的表現等於回答了塗鴉少女的詰問﹕「誰害怕艾未未」?

 

聽說今年的六四二十二周年,報紙也不會做大,我心一沉,六四已經是香港人的底線,任何政治人物平時講得如何天花龍鳯,一到六四議題也會原形畢露,就像一塊照妖鏡。

 

生果或許要叫屈,香港這許多報紙,何故獨獨批評我?無他,出黎行,預左要還;戴了十幾年民主鬥士的光環,賺取了許多市民的掌聲,現在竟然打算刮一筆錢就執包袱走,消費者有權投訴。今日向中環,下一站便是中央。

 

生果的記者朋友抱怨做得心灰意冷,我安慰他﹕蘋果或許被蟲蛀了,但一直勤於栽種的農夫,是無罪的。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