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魚皇 | 29th Apr 2011, 18:07 | 政治 | (109 Reads)

題目﹕塗鴉有罪

塗鴉就是把城市當成一個巨大的留言版,顏料就是市民發言的功具。沒有任何政府喜歡這種塗鴉,因為沒有政府喜歡這個城市太多刮噪。

城市可以說話,但不能說市民的話,只能說商品的話,只能說政府宣傳的話,你花個大價錢,就可以買整個過海隧道的最當眼處,然後掛上一個男人掀起上衣露出自以為是腹肌向你宣揚「男人也需要美容」的訊息;你也可以在街上掛一副棺材板大小的橫版,大言不慚告訴市民你成功爭取財爺向市民派發六千元,以及下個月開始免費有血壓測量;政府也可以掛出「沒有國哪有家」的巨型橫額教你無處可逃。

所以城市其實可以講話,但只能講政府准許的話,只能講商賈要講的話,只有付了錢你才能講話。曾灶財或許是第一個不繳交廣告費而霸佔了最多廣告版面的市民。

我不知道憑誰決定,大型商品的海報圖畫就比街頭塗鴉的美工來得高雅,大概官員都未見過Disel 外國牛仔褲那些類近雜交的模擬性愛海報。哦,我忘記了,那些模特都是金髮碧眼,所以他們不是淫穢,而只是青春放蕩。

沒有塗鴉的城市,太乖,而且有點木訥,就像電車男的城市,叫作電車之城。誰害怕艾未未?誰害怕塗鴉?誰害怕城市的聲音?田生那幅「成功收購」的血紅大橫額,比起任何的街頭塗鴉來得令人不安。

塗鴉者的原罪就是窮,就像無牌小販,沒有交租就開檔,沒有廣告費就霸佔了公眾地方賣廣告。下次控告塗鴉,不要告甚麼毁壞公物,直接告一個「盜竊公眾資源」即可


魚皇 | 28th Apr 2011, 23:10 | 政治 | (125 Reads)

日期﹕四月二十八日
題目﹕我的志願是買樓
 
生果報頭版刊登了三個「八十後成功個案」,捧得天上有地下無似的,個個雙手交叠胸前,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樣,他們的「成功」,就是「年薪百萬」以及「三十歲前有物業」。鳴呼﹗都甚麼年代了,這個仍然是香港流行的價值觀嗎?最奇怪的是,這份報刊天天控訴地產霸權,但又吹捧這批依附「地產霸權」而「成功」的八十後地產代理,還要以這批「成功人士」的個案,來為八十後「洗底去標籤」﹗
 
香港社會不是經歷了「地產霸權」的洗禮,我們的年青人不是從「房奴」的枷鎖中解脫了嗎?為甚麼我們仍然熱捧「有樓在手」的輝煌成就?其中一個成功個案,很驕傲的訴說自己的成功﹕「19歲做業主」,業主就是這個八十後的全部理想。報章想告訴年輕人甚麼訊息?美其名是「八十後也有不HAE的一群」,但實際還是灌輸最老套的觀念﹕「要成功,便要有錢;要有錢,便只有買樓。」
 
報章煞有介事分析他們的成功要訣,甚麼細心耐性等等,卻說漏了最重要一件事﹕地產霸權。若非霸權操控樓市,若非樓價畸形上升,他們如何能從一單DEAL中賺錢?


地產霸權最偉大的地方,就是輸出「地產為大」的價值﹕「凡令樓價上升的事,都堅決擁護;凡令樓價下跌的事,必堅決反對」。
 
美孚業主力抗地產霸權,卻被解讀為「只係唔想樓價跌」。對香港人而言,樓價才是「普世價值」,香港人不理解保衛家園,只懂得保護樓價。
 
大陸流行的笑話﹕「二十年前學生的志願為「太空人、工程師、警察」,二十年後全部志願變成「買房買房買房」。
 
對香港而言,二十年前學生的志願已經是「買房買房買房」……


魚皇 | 28th Apr 2011, 23:09 | 政治 | (138 Reads)
最近特區政府可能要掘返兩個風水窿,一個一個主要官員都病左。
 
劉吳葸蘭局長患左腸癌,咁又係既,佢要負責處理香港電台,的確係幾難消化好難啃。
 
中央政策組既劉兆佳教授患左前列線病,小便唔多暢通。但我估更加唔暢通既民意,佢既膀胱同香港一樣,已經谷得好緊要,去到臨界點。
 
林瑞麟局長要做通波仔手術,其實作為一部人肉錄音機,經常重複宣讀政府立場,所以佢唔係有病,只係金屬疲勞。
 
李少光局長都應該患左視力退化病,所以個時連胡椒噴霧係向天定向人噴都睇唔清楚。
 
警察一哥曾偉雄好明顯要睇神經科,神經過敏,對付塗鴉少女都出動左重案組,為左令社會唔會覺得警察浪費警力,所以社會出現遍地既艾未未塗鴉,個個都話自己係塗鴉少女;一哥可以宣布呢個係塗鴉犯罪集團,轉介俾有組織罪案調查科接手。
 
孫明揚局長患左腎衰竭,但佢堅持話呢個係小事,唔係大毛病。好符合佢既處事作風,母語教學幾乎推倒重來,咁大件事佢都認為只係「微調」,大事化小。
 
腎衰竭代表欠缺排毒能力,議會本來係香港既腎,有咩民意不滿都應該係議會得得到解決,但立法會呢個腎既功能好弱,特別個幾位漏報自己持有幾間公司董事、股份既立法會議員,似乎個個都患左腦退化症,居然話自己持有其中一間公司既股份,純粹因為覺得個公司名得意,無其他意思。我覺得佢既解釋都好得意,佢會唔會做立法會議員都係覺得個名得意?
 
作為醫生,財爺曾俊華醫術高明,開左一帖每人六千蚊既猛藥,令香港社會分化內鬥,開得猛藥,一定係覺得個病人情況好嚴重;但偏偏呢劑猛藥一開就要等成半年先有得食,如果可以等半年先食,咁我地個病都唔係好嚴重啫,咁佢何苦開劑咁啃既藥呢?咁佢究竟係斷錯症?定係延誤診治呢?
 
誰害怕艾未未,誰便患了驚恐症。

魚皇 | 26th Apr 2011, 01:08 | 政治 | (168 Reads)

豪鬼夜行

日期﹕四月二十一日

題目﹕曾偉雄艾未未同犯抄襲罪

 

親愛的國家主席﹕

 

得知國家把人民公敵艾未未拘禁,實在為民除害,小人拍手歡呼,渾然忘我。然而小人不明,過往國家抓獲幾多雞鳴狗盜之輩,必遊街示眾,召開群眾大會聲討圍觀,殺雞警猴;這個優良傳統自魯迅先生年代已有之,實為我國人民茶餘飯後最佳消遣。

 

為何國家拘捕所謂知識份子,包括這次的艾未未,如此大快人心之事,國家竟然低調處理,不與民共享法治成果?為何艾未未拘捕至今,仍不肯發放他低首於我國莊嚴法律伏法認罪的圖片以振天朝士氣?我國人民多麼想親見看見艾未未的肥腫戴罪之身,是如何勾搭婦女搞婚外情;我國人民也想親耳聽見艾未未交代他種種惡劣罪行。

 

國家說艾未未是三流藝術家,我舉腳贊成,國家說孔子和平獎比諾貝爾和平獎偉大,我也贊成。但問題是,當初是誰把這麼一個三流藝術家招攬到奧運工程,讓他設計鳥巢?這不是引狼入室?國家絕不能姑息養奸,一定要把當初引荐艾未未的官員撤職查辦,追究疏玩職守之責﹗國家絕對不能容許一個三流藝術家的作品成為北京首都的地標,我建議國家馬上拆除鳥巢,就像拆除民房一樣,貼上一個「拆」字即可。小人不才,也有相熟的拆遷隊可以效勞,不流血不見屍不收錢。罪犯的作品,不容玷污首都寶地。

 

我要向國家舉報另一起「抄襲」罪案。香港警察抄襲大陸公安的執法行為。這種抄襲愈來愈明目張膽,而且香港警方拒不承認,堅稱自己「執法為民」;單單這種「睜眼說瞎話」的行徑,百分百抄襲大陸公安﹗證據確鑿,抄襲罪成﹗請國家馬上把警隊一哥逮捕歸案﹗多謝﹗


魚皇 | 21st Apr 2011, 19:45 | 政治 | (214 Reads)
肉蒲團的教育意義 第一,學識何謂謙虛 

今人形容男性那話兒,動輒冠以甚麼大炮鋼炮狼牙棒種種誇張失實的冷兵器,毫無美感,一味炫耀,難道你視伴侶為敵人,要以武器進攻?

古人色情,卻溫柔風流,稱為玉塵,此玉正是古時君子的象徵,君子佩玉,溫潤敦厚,與鋼炮相比,更添一份人性。而且比喻恰到好處,玉雖堅硬,卻是易碎之物,不能猛烈碰擊,所謂玉碎即是如此。男性血肉之軀,豈可橫衝直撞,報章常有歡好之時樂极生悲的慘劇,就是男性好強,誤以為自己無堅不摧,方有此後果。向古人學習,謙虛小心。 

第二,絕頂的性教育。今人性教育,遮遮掩掩,欲言又止;男女之事,不可說不可說;男女之歡,不能做不能做。政府每每鼓勵大眾以做運動來代替,則拿金牌的運動員一定是相當壓抑。玉蒲團則教大家,男女歡好之事,有人視為吃飯,有人視為吃藥,正確態度,應該視為吃藥。何解?吃飯每天要吃,而且每天最少三吃,每吃動輒三餸一湯,份量甚多。若視性為吃飯,則天天要日日要次數极多,再是精壯之軀也要倒下,有損身體,絕不能如此,此乃縱慾,不可取。

 吃藥不同,有需要才吃,按份量吃,多了對身體不好,少了亦無功效。或視為人參燕窩等名貴補藥,可長久服用但不能過量服用。你看,此乃明朝的性觀念,卻已觀輸极為正確的性知識。 

第三,因果報應,惡有惡報。今之世代,偷食勾搭尋歡苟且齊人之福情慾艷照者,報章日日刊登,禁之不絕,究其原因,不信因果報應。肉蒲團一書,有老和尚勸告書中主角未央生,勸他﹕善惡有報,淫人妻女者,其妻女亦必被人所淫。施主回頭是岸。就像我們說舉頭三尺有神明,多行不義必自弊。

 不過此書實乃奇書,和尚此番勸戒,引來未央生反駁,更大有法治秩序如何伸張的道理。未央生說,天公立法雖嚴,行法亦未嘗不恕;誰知道這天下誰人犯了淫人妻女罪?難道天公挨家挨戶拍門﹕你有淫人妻女嗎?若有,你大件事了,交出妻女被淫補償。天公如何有此精力?再者,天公如此家訪亦屬不雅啊? 

末央生此言不無道理,內地貪污不絕,就是政府法例雖嚴,但執法寬松,如何挨家挨戶詢問「有無貪污」?更重要的是,書中未央生又有偉論﹕有妻女者淫了人的妻女還有妻女相報,倘若無妻女者淫了人的妻女,把甚麼去還債?

 這就有點像政府呼籲企業要流道德的血液,要做有良僱主,否則壞了自己名聲。但設若企業根本毫不在意公眾輿論,毫不在意自己是有良還是無良,就正如無妻女者,根本不怕你的天理報應,則法度如何伸張?可見單靠道德呼籲根本無效,還是要以法網規管。還有一個是機會成本的問題。未央生又反駁老和尚,指,即使自己的妻女真的要被人所淫,但一人之妻女有限,天下之女色無窮。自家只有一兩個妻妾,一兩個兒女,卻淫了天下無限的婦人,這就是本少利大了。這種交易可以做可以做。 

未央生此言的當無恥,但以經濟學度又不無道理。對蟻民而言,欠交政府稅款一兩個月,已經要收取定額罰款,避無可避,因此大眾不敢拖欠稅款;但相反,政府部門遲遲未能照顧納稅人的要求,例如一條水浸的道路一拖便一年半,還要七個部門互相推卸,卻完全無人受罰,口頭譴責,過後輕鬆走人;

東亞運開支大失預算,但一輪調查,肯定又是問題多多,人人有責,但無人受罰。這種賞罰機制,就如以自己一人之妻女,卻可淫天下無限的妻女,本少利大,即使官僚一番,無傷大雅,如何不幹?


魚皇 | 21st Apr 2011, 18:37 | 政治 | (181 Reads)
豪鬼夜行
四月二十一日
 
題目﹕綜援與骨氣
 
雞蛋仔阿伯隱瞞自己攞綜援,和藝人隱瞞自己的婚訊一樣,當然不誠實,但值得原諒,都是為了搵食。香港社會的「道德潔癖」,視「綜援」為罪惡,「香港精神」就要自食其力,不攞綜援,有骨氣﹗
 
你老哥合資格仍不申領綜援,這是你老哥有本事,你可以說自己仍未去到絕路,但不能得出「有骨氣」的結論吧?就像有的露宿者不去梁顯里避寒中心,你總不能說「有骨氣,寧願瞓天橋底」吧?
 
綜援不是乞食,而是一個政府為了保障人民能得到最低生活水平的安全網。就像空中飛人,大家有氣有力的時候便在勞動市場來回激盪;但如果偶一失手,失去生計,從半空跌墮,也有綜援安全網兜著,讓你不致肝腦塗地送命。你能說,使用安全網的表演者「無膽匪類無骨氣」嗎?可惜政府帶頭抹黑申領綜人士,令全民陷入「綜援養懶人」的仇恨之中。
 
香港人以為「香港精神」就是刻苦耐勞靠自己,卻把依靠福利維生的社群逼入死角,令弱勢社群背負沉重道德枷鎖。痛也不准嗌,社會才同情你。
 
有頭髮誰想做癩痢?如果綜援夠食,如果雞蛋仔能養活全家,誰願意一邊領綜援一邊擺檔被捕?網民說阿伯「呃綜援」,我幾乎以為,阿伯一邊嘆紅酒一邊坐歌廳然後一邊呻窮﹗
 
網上流傳「你知道四人綜援家庭每月收入多少」的帖文,得出結論﹕每家二萬多元。該文作者憤憤不平,似乎很想和綜援家庭交換生活。金額真偽有待查證,但我不明白香港人為何如此眼紅窮人?就像一個肢體健全的人妒忌傷殘人士「他有傷殘津貼﹗坐車有優惠﹗去廁所有傷殘人士專用廁格﹗搭巴士還有專用斜板﹗朋友,你知醜嗎?

魚皇 | 18th Apr 2011, 21:14 | 政治 | (161 Reads)
題目﹕抬起你的頭好嗎?

你好,看我一眼好不好?
我們坐在一起,你看了一眼餐牌,便沒有抬起過頭,你看我一眼好不好?
抬起你的頭,我不是在地底,我在你眼前。
其實我今天有化粧,我也噴了香水,可惜再精緻的臉孔,都不及那塊3.5寸解析度高達960×640的顯示屏。
你在玩憤怒鳥嗎?其實你眼前也有一隻憤怒鳥,無言相對,我真的憤怒了。
不,你在玩bejeweled,把顏色一樣的寶石撞在一起便能過關,那很明顯,我和你是兩種不同顏色,我們只能愈堆愈高,最後塞蔽螢幕GAMEOVER……
請別告訴我你在玩FACEBOOK,請別告訴我你在和其他朋友聯絡,你這麼熱心關注你的朋友,怎麼不關注眼前的我。我剛剛說了個笑話,你有聽到嗎?還是因為我沒有豎起手指頭讓你「LIKE」,你便忘記了如何稱讚?
你能告訴我,究竟和甚麼朋友一起的時候你才能停止關注你的朋友?
噢噢噢,奇蹟出現了,你終於抬起你頭,神啊﹗你終於聽到我的祈禱﹗我終於看清楚你的眼珠了……
OH!對不起,原來你抬起頭,是要把眼前的餐蛋治加凍檸七拍下然後放上微博和粉絲分享……

好吧,原來我比不上一件餐蛋治……


魚皇 | 15th Apr 2011, 16:54 | 政治 | (173 Reads)
日期﹕四月十四日
題目﹕呃錢奶粉雞蛋仔
 
 
看了《呃錢帝國》,發現買奶粉等於買金融產品。
 
大家都以為買了好貨色。
投資者以為自己買了穩健可靠的金融產品,父母以為自己買了對BB頭腦發育、便便暢通都有幫助的奶粉。
 
(順帶一提,奶粉商對「玩便便」的喜好已呈病態。吳君如代言某奶粉,問家長「D便便靚唔靚啊?係咪好似囡囡咁靚啊?」As pretty as a shit ?我終於明白甚麼是「靚到DUM一聲」。DUM是形容「便便」跌下來的擬聲字啊。)
 
那些CDO明明就是一堆的次按,卻得到評級機構的祝福,送上了AAA的絕頂評級,市民基本就是看著AAA三個英文字母作決定。
 
奶粉也是SELL英文字母,甚麼DHA、ARA、PhD,你愈是不了解這些英文字,你愈是對奶粉的功效有信心。就像符咒和醫生處方,總是筆走龍蛇無人能識才叫權威,如果奶粉加入的是維他命A………有無搞錯﹗無料到﹗
 
這些英文字母都是騙人的。《呃錢帝國》揭發,評級機構收取投行的金錢,然後把一批垃圾有毒債券評為AAA。奶粉的各種添加成份被藥劑師學會踢爆,根本無科學證明對BB是否有幫助,特別是甚麼「水溶性纖維」,無證據顯示能解決BB的便便。說「誤導」已經很客氣了。
 
《呃錢帝國》披露了美國許多知名學府,包括哈佛大學的經濟系教授都暗中收了金融機構好處,然後為這些投資產品說好話。奶粉商道行未夠,未懂收買藥劑師為其奶粉說好話。
 
我們已正式進入「呃錢年代」,自食其力的雞蛋仔伯伯不懂「呃錢」,卻被食環署「扼殺」。或者伯伯要考慮雞蛋仔加入MA配方,即是MORAL,我們的社會就是欠了一點「道德」。

魚皇 | 15th Apr 2011, 16:52 | 政治 | (67 Reads)
日期﹕四月十五日
題目﹕別逼我們做雞蛋流民
 
無線演員羅樂林24小時死5次,成為國際新聞,駛唔駛死咁多次?
雞蛋仔伯伯1個月被接7次,成為國際新聞,駛唔駛拉咁多次?
外國人一定會以為,羅樂林是香港當紅搶手影星,否則怎會一日之內的五齣劇集他都有份演出?
 
外國人一定會以為,雞蛋仔是比K仔白粉更惡劣的毒品,否則怎會連續被掃蕩?
 
我認為雞蛋仔伯伯事件實際很值得宣揚,你看我們食環人員,雖遭數十名不明真相的群眾叫囂包圍,但執法人員亳不退讓,雖千萬人吾往矣,堅持執法。就算稍後警察接報到場,也只能袖手旁觀,誰也不能動搖捉雞蛋仔的決心,這種緊守崗位,不為民意左右的意志,正是我等高官所獨欠。
 
第二,我們的高官實在愛民如子。這邊廂伯伯被捕,那邊廂周一嶽已表示可以研究協助伯伯遷入街市合法擺檔,同一時間,社會福利署亦表示會接觸伯伯提供援助。據說這個伯伯擺檔已有三十年時間,被捕也不是第一天的事,為甚麼過往從來沒有局長會主動替伯伯找一個合法空間?為甚麼過往沒有社署主動協助生活困苦的伯伯?又應驗了一句「哭的孩子有奶吃」,難道街上其他賣白蘭花的婆婆都是引一大批食環署拘捕再要幸運地等到有見義勇為的市民圍觀聲援再加報章連篇報導,才能得到政府的垂憐?
 
政府2009年開始聲稱有新的小販管理制度,安排合資格的小販遷入新建的公眾街市;但何謂「合資格」無人得知,雞蛋仔伯伯合資格嗎?為何過去政府都未能主動協助他遷入街市?這個小販管理制度名存實亡,市民只能靠大聲得到政府注意。市民也想做君子,但政府逼我們做「流民」啊。

魚皇 | 9th Apr 2011, 16:06 | 政治 | (146 Reads)

日期﹕四月九日
題目﹕如果魯迅活到今天
 
魯迅兒子周海嬰逝世,他不從文而是學無線電,入了廣電總局當幹部。這很好,因為魯迅生活的那個年代雖然結束了,但那些醜惡現象並沒有消失。如果周海嬰遺傳了父親的文風,今天便要陪艾未未「經濟犯罪」衝法律紅線了。
 
文革時有人問毛澤東,如果魯迅活到今天,命運如何?他說﹕「魯迅要麼被關在牢裏繼續寫他的,要麼識大體,一句話也不說」。
中國的知識份子,要麼便是身軀被囚禁,但思想可得自由;要麼身軀自由,思想坐牢。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毛澤東思想早被共產黨拋到九霄雲外,唯獨關於「魯迅命運」的最高指示到今天仍然生效,劉曉波譚作人艾末末都要作階下囚,高耀潔倒是走出了第三條路,出走外國,繼續自由寫作。

為甚麼中國既推崇魯迅精神,卻又對實踐魯迅精神的文人任意抓捕?我要引一篇文章,讓大家明白中國是如何理解「魯迅精神」的。


2011年,「新華網」轉載《光明日報》一篇題為《魯迅精神與當代青年》文章,作者開首大力稱讚魯迅的「批判、深入懷疑、獨立」的特質,然後筆鋒一轉,「在21世紀,魯迅精神可能失去了他孕育和發揮作用的環境,但他卻對我們每個人都有著借鑒和教育意義……」
 
作者就是要告訴大家,如果魯迅精神是一帖藥,則對新中國無效,因為新中國無病。中國盛世,魯迅的投槍無用武之地﹗


魯迅精神是可以「借鑒」,但不允許「發揮作用」。新中國的確不能孕育魯迅精神,因為共產黨的抓捕太厲害。國民黨恨魯迅入骨,都不敢把他投獄;今天我們隨便就把人依法懲處,胎兒未成形已被打掉,懶理國內外的輿論抗議。

看來真正實踐魯迅「橫眉冷對千夫指」的,是我們偉大共產黨。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