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魚皇 | 28th Apr 2010, 17:40 | 創作 | (404 Reads)

自嘲

 

末世新潮語,自嘲。

說來好笑,潮同嘲,只係部首有分別。有水就潮,得把口,就只能嘲。

糟糕,google年代說部首,喂,你有多久沒有查字典?

查字典?飲品黎架?

是的,我們已經習慣了在google查字典,可能差點不懂數筆劃了。

或許考評局的老師太久沒有接觸現在的學生,慣了smsmsnfacebook、一段msg沒有表情符號輔助不足以表達情緒、微博只准打140個字但還是用不盡這個限額……最喜歡和人分享自己今天早上吃了一碗餐蛋面、飲了一杯凍檸茶,但覺得寫「今天早上吃了一碗餐蛋面、飲了一杯凍檸茶」還是太長太累贅,所以改為拍攝早餐照片並加一句「我的早餐」算數…

在這個短小精悍的年代,如何能有心機看你七千幾百字,沒有「表情符號」沒有圖,沒有「食花生」的長文﹗

 

最重點,就是,有那個後生仔,知道自嘲。

今之一代,當然也包括自己,只知道嘲笑人,而甚少嘲笑自己。

看看網上討論區,全版開火,頁頁問候,最愛罵人,全程恥笑;個個有錯,自己最啱。我的見解便是真理。當然,上網為求一洩,如何還會自插?

對啊,有時自嘲便是自插。

其實自插是很好的自救方法,有時也有網友會話「先自膠,你地唔好再膠我」,以此作擋箭牌。

欲練神功,必先自膠。

若考評局有心貼近民情,應該改自嘲為自膠,包管考生精神抖擻,奮筆提書,三分鐘完事﹗

 

然而自膠境界不同自嘲。自嘲是明踩實讚自己,自膠則是,自己真係一個膠,不過費事俾人講,自己講左先。

 

例如張中行先生在文中有一例子,說他認識一位友人,有學能文,但甚少寫作。原因﹕這方獻醜的人不少,何必再多我一個。

 

這是自嘲,但其實也是嘲笑人,最重要,說話之人其實充滿自信,不覺自己的文章是醜。

若有人問黃夏蕙為何不去選美,若其答「這方面獻醜的人不少,何必多我一個」,則為自膠,因為聽者多點頭稱是,也不好意思再勸她。

其實各位九十後,有一經典自嘲,周星馳的上海灘賭聖,吳孟達煮了一碗只有郵票大小的火腿公仔面,周星馳挾起那片肉,一臉的感動「三叔﹗今日我生日咩?咁大塊?可以食幾餐架啦﹗」絕對是經典自嘲。

 

有考生埋怨,為甚麼還要考文言文,認為脫離現實無價值。這個牢騷,小弟十幾年前都有發過,當時溫書溫得頭昏腦脹,忍不住痛罵﹕這些詩詞古文句句經典,字字要注釋,誰人會讀?你和人講話難道還要帶字典出街﹗

 

但十幾年過去了,我又領悟一個道理﹕古文其實是名牌奢侈品,實用性很低,但炫耀性很強。你看溫總記者會,總要拋書包;而且絕不拋那些婦孺能解的字句,總要記者朋友上網找一輪資料,寫兩格「小知識」才過癮。你也會對著那些你不認識的詩詞歌賦而讚嘆不矣﹕真神人也﹗出口成文﹗好勁啊﹗

 

正如今屆考的莊子文章,所謂無用之用;你說古文無用,正因無用少人認識,才顯得認識他的人有用啊﹗

 反對背古文的人,其實沒有錯,他們只是太純真,還未認識拋書包的樂趣。Keep住呢份純情,讓邪惡的我們偷偷背古文,然後繼續享受大眾崇拜的眼光……

魚皇 | 24th Apr 2010, 16:24 | 創作 | (718 Reads)

微博小秘书 曾志豪字魚皇您好,刚才您连续发布了几条不适宜内容的围脖,我们已经进行了处理。希望您配合我们的工作,不要继续发布此类内容。谢谢,如有疑问可私信联系小秘书。 (1分钟前)

 


魚皇 | 24th Apr 2010, 14:25 | 創作 | (185 Reads)

糟糕,本來已經很少寫博文,現在更把大量精放在微博…

別怪我﹗寫兩行字便有人快速回應你,感覺真是很爽。

左右逢源,齊人之福,不易享啊。


魚皇 | 23rd Apr 2010, 03:29 | 創作 | (224 Reads)

林瑞麟說,「合法不等於合理」。

當然,譬如一腳踏兩船合法,但不等於合理。

又例如,把維權人士判入獄,便是合法不合理。

 因為某地的法律,根本便不合理。

林公公總算說了一回真話。


魚皇 | 20th Apr 2010, 23:41 | 創作 | (436 Reads)

好文分享﹗﹗完全說出心裏話﹗這些日子一直都表達不出的複雜情感,都被他寫出來了。慚愧,唯有大力推舉,希望大家欣常好的文章。 

================================================= 

2010年4月19日

林天悟﹒信報

〈假如在災區遇到領導人  

青海省玉樹縣發生七點一級大地震,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緊急趕往災區指導救災工作。報章描述,溫總理到玉樹民族綜合職業學校視察時,眼前校舍已變成頹垣敗瓦,向當地人員詢問那裡埋了多少人?得到的回答是十七名師生。溫總理質問數字何來,對方指,是校方提供的資料,由於地震發生時尚早,校內只有自習學生,故人數較少。

據說,「家寶爺爺」站在夾雜文具書本的瓦礫中,若有所思的神情滿是傷痛,對失蹤者數字表示質疑,但沒有進一步追問下去。他心裏大概想起兩年前四川大地震吧?似曾相識的情景又重現眼前,怎麼倒的又是校舍?師生死傷無數,怎不叫這位「人民總理」心痛?

記得四川大地震期間,某大香港台記者在災區苦候多天,終於等到國家主席胡錦濤到來巡視,記者立即請胡主席「向香港同胞說幾句話」,而所得答案是「感謝香港同胞關心」。那條以香港為尊的問題,曾被行家笑稱「問咗等於無問,沒有半點實質內容」。目前溫總理看望災民後已返京,而胡主席則在昨天抵達青海災區,假如香港記者再在災區碰上國家領導人,因時間緊迫,行家們會問什麼呢?相信以下問題必定是大熱:

香港人黃福榮在地震中為救人喪生,你覺得他的行為怎樣?

國家會如何表彰黃福榮?會否追封他作什麼烈士?

有什麼話跟黃福榮的家人說?

香港同胞很關心地震災民,有什麼話跟香港人說?

香港自大症

領導人對這些問題的答案,相信離不開「感謝」和「讚揚」的框框吧?那些問題其實同樣空洞無物。可是,觀乎這幾天部分報章在青海大地震的報道輕重,是把香港放得很大、太大,大得可以把所有災情都比下去!而這種「香港自大症」,對於新聞業來說並不是好事。

每個記者都知道,處理港外新聞時要找出「香港角度」及適當放大,以便引起市民共鳴和關注。無可否認,黃福榮助人行善的美德值得學習,他為救人犧牲的高尚情操值得歌頌,絕對夠資格追封金英勇勳章,可說是「港人之光」,但並不如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所說,那種捨己捐軀的義舉代表了「香港精神」。

什麼是一般人認識的「香港精神」?絕不是特首曾蔭權讚揚黃福榮所說的「無私奉獻、捨身成仁」。相反地,香港人多被認定是自私、走精面、善於計算;至於捨身行善,忘我助人者,則多數不被理解。所以黃福榮生前被喚作「傻福」,而他的網誌名稱就是「傻人有傻福的空間」。

在此絕不是對黃先生有任何輕蔑或不敬處,只是現實正是如此殘酷,他八年前由廣州行路上北京,為內地骨髓庫募捐義務宣傳,沿途雖有零星掌聲,但更多是嘲笑和冷眼,他亦這樣自嘲:「明白人就話你偉大,唔理解人會話你戇居。」有行家亦坦言,當時真的認為他「戇居」,現時回想起來卻覺得他很偉大。

這位不計較名利,默默為弱者付出的大好人,若他預計這樣身故,會希望被傳媒如此高調處理嗎?黃福榮的三姐最明白胞弟的個性,她向報章表示將婉拒把弟弟骨灰安葬到粉嶺景仰園的安排,又指弟弟個性低調,不喜歡被套上烈士榮耀,而救人是本能反應,拒絕蓋區旗出殯。

捨本逐末正義不彰

死者親屬的低調意願與媒體的高調追訪形成強烈對比,民主大報連日來以頭版報道黃福榮的事跡,港聞版的篇幅都集中在一個香港人身上,彷彿把玉樹縣的成千上萬災民遺忘了,不知就裏的人看來,還以為災難中主要只有一位港人犧牲了。其他關於災情的新聞只塞在中國版,篇幅加起來都抵不住一個人,那種傾斜的報道,大概是因為該報八年前曾經跟隨黃先生走過一段上京路,與其家人較熟稔,掌握到較多資料,於是盡量煽情,結果是報道失焦,只狹隘地把焦點投射到一位英雄的生前事跡上,忘卻了最重要的究責和救災事情。

黃福榮曾對義工朋友說過,假若因救人而死,那是他的幸福。我們當然不希望有這種慘劇發生,但假如黃先生仍在生,此刻所記掛的一定是災民死活,大概會忘我地挖掘救人,至於死者的身後榮辱,那是後話中的後話。面對搶救瓦礫下的被困者,面對追究災難中的人禍,能否追封什麼勳章,顯得那麼的微不足道。

黃先生於○八年曾到四川參與救災,目睹教學樓塌得像廢墟,那明顯是豆腐渣工程,他在網誌中坦言:「如果說這只是天災,打死我也不信。」可是,過去兩年中國政府不但沒有追究塌樓責任,反而斷言否認校舍結構有關題,曾下馬官員後來更上一層樓,而起草《五一二學生檔案》倡議書的譚作人,呼籲民間對四川大地震倒塌校舍工程質量進行調查,結果因發表六四事件文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有期徒刑五年。正義沒有彰顯,慘劇循環發生,一條命運黑線,引領黃福榮走向死亡之途。

反觀香港的電視台報道則較全面,把災禍放在首位,記者拍到災區大部分校舍都完全倒塌,部分重點學校有逾千名師生失蹤,死傷學生肯定遠較官方公報為多。內地或明或暗的訊息顯示,由於青海屬於政治高度敏感的地區,政府一開始已嚴防媒體「胡亂報道」,對採訪活動嚴加限制,在主要道路截查車輛,嚴防「無證記者」闖入;另一方面則監控國內媒體報道,必須緊跟中央發報的消息和論調,而校舍是否存在「豆腐渣」疑問,更是碰不得的大忌諱。

脫離實際最危險

香港是中國境內僅有新聞和出版自由的寸土,宣揚黃福榮的事跡、成立基金繼承其行善遺志之餘,最重要是究責到底,若有豆腐渣工程就要偵查揭露,延續這位英雄的心願。正因為中國有太多孩子太慘了,社會才需要更多像黃福榮這種人。傳媒的責任不在於把英雄事蹟放大再放大,反而是要設法把英雄消滅—當社會有了公義、平等、自由、富足,就不再需要悲劇英雄了。

青海災區位處高原,部分行家因高山反應需折返,而民主大報的記者更是出師未捷已被遣返,在災場內亦不能夠隨意活動,加上文化和語言差距,這趟採訪難度遠較四川大地震為高,能傳送的畫面和新聞內容就更少。但香港傳媒的報道限制始終遠較內地媒體廣闊,至少稿件刊出前毋須受到審查;內地行家摸不得的禁忌,只能由香港行家去突破。

所以,若在災區遇到領導人,請香港記者不要問個人小事,要追問災區大事:到底死了多少人?為何又是那麼多學生遭壓死?是不是全國都有豆腐渣工程?要如何究責?能不能作出保證?請對十三億人說清楚!

*    *    *  

溫家寶總理於本月十五日、正值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逝世二十一周年在《人民日報》發表文章,憶述當年考察貴州的經過,提及胡耀邦對他說:「對擔負領導工作的人來說,最大的危險就是脫離實際。」同樣的話,亦適用於傳媒同行。


魚皇 | 19th Apr 2010, 02:31 | 創作 | (618 Reads)

終於明白為甚麼香港的電影金像獎不好看。

因為「無尊嚴」。

「尊嚴」來自製作是否「認真、嚴謹」以及參與者的「尊重」。

看金像獎,永遠有感覺,就是「頒獎嘉賓大過金像獎大會」。

個個頒獎嘉賓出台頒獎都是一臉的不屑,或木無表情,好像很不情願,我看得無明火起,好像他們俾面你才出席,但按道理,應該是「能參與金像獎是很大光榮」才對啊。

還有,今屆頒獎禮,似乎成為嘉賓「吐苦水、呻無戲開」的場地。

大家的發言,完全和要頒的獎項無關,就只是肉麻當有趣,不斷強調自己多麼恨攞獎、好耐無人搵自己拍戲……第一個講就新鮮,再多兩句便令人納悶﹕其實你上黎係頒獎?定係推銷自己?

好像一群怨婦怨男投訴大會。

有些很具份量的大獎,頒獎嘉賓的台詞兒戲 得好笑。

關錦鵬和毛舜均,頒最佳電影,這無論如何都是一個重要大獎。結果,毛毛發揮所謂的毛式搞笑,大吐自己無人搵自己拍戲的苦水,然後加一句「係呢,點解搵我同你頒呢?因為一個唔睇得,一個唔打得,唔好睇我地,去片算啦」……不是這麼兒戲垃圾吧?金像獎如此對待這麼一個重要獎項,電視觀眾看得無名火起,有被搵笨的感覺。「嘉賓都唔重視大會,我點解要陪你痴線呢」

例子不勝枚舉,曾志偉頭part講既爛gag,口沒遮攔,說甚麼「頒這些細獎」,又揶揄錢嘉樂提名的「動作指導」…誠然,這些相對男女主角獎都是細獎,但江湖規矩,做一套,講應該係另一套。我看奧斯卡頒獎,他們是part part認真,秒秒嚴謹,獎無大細之分﹗這才是一個尊重業界的做法。

追憶已故電影工作者的部份,也是令人不滿意。和奧斯卡相比,最大分別,就是,你完全看不清楚,那些逝去的電影人的容貎。因為大會安排那些圖像印在圓球之上,偏偏圓球高掛,距離又遠,模糊不清,而且謝安琪的唱歌部份,卻zoom得很近,佔了半個畫面,你只會看到謝安琪做主體﹗

又要和奧斯卡比較,這個致敬環節,歌手坐在椅上,但畫面主要是大鏡頭交待逝世電影人的容顏,主客非常清楚。

香港,在搞甚麼呢?

 大會由亞視播影,於是「無線亞視」成為全晚爭論焦點。但,有點喧賓奪主。由曾志偉打頭陣開始,和錢嘉樂大玩獎門人角色,已經令人有點不是味兒「這究竟是香港最重要的電影盛事?還是兩台意氣之爭的場合?你獎門人的角色,難道要比起大會更重要?」

似乎大家都認為,今晚的主題根本不是金像獎,而是「亞視如何落無線面」……好吧,看了半天,原來不是電影頒獎, 只是一個電視台show。

全場無氣氛,只有在頒男女主角時,才聽到現場的拍手歡呼,其他獎項,觀眾沉默,就連最佳電影,也只有公式的拍掌。

或許,無驚喜,預左,又是十月圍城;但,做戲應該做全套,你都唔認真,如何叫觀眾認真。

天下事,就怕認真兩個字。

總之,令人失望。把得獎者的喜悅,沖淡不少。


魚皇 | 15th Apr 2010, 00:59 | 創作 | (297 Reads)
「蒼井空玩Twitter掀內地翻牆潮」

其實呢,大陸網民一早就已經翻牆越獄,不過以前為左政治而逃亡,理由正大光明到聖人境界;今次話你聽,食性色也,聖人其實都係性人,而且,證明黃色炮彈威力,可能仲利害過德先生同賽先生;連一d 平時唔識翻牆既朋友都話要爬出去,所以,我建議,境外民主運動應該招攬多d日本女優,保證炸鍋,區區緣壩何足道?

防火牆擋得主民主之心,也擋不熊熊性火﹗

魚皇 | 7th Apr 2010, 23:33 | 創作 | (309 Reads)

谷歌撤走,輿論為其大抱不平,認為是中國政府打壓言論自由的惡果。

香港傳媒每每測試其唯一代替品百度引擎時,都愛用「打上六四、法輪功」等字眼作測試,然後說「都被屏蔽了」,以示遺憾。

好了,這都是香港人的想法。

我都不知道,大陸人是怎麼看待谷歌,或者,有幾珍惜谷歌。

然後,我看了韓寒的一篇博客。看完之後,我在想,如果他說的是對的話……我們應該怎麼回應?

引述如下﹕

「谷歌有一个失策,谷歌说,他不想再接受敏感内容的审核了……这些在正常的国家可以感动国人的理由,在中国看似不太管用。

中国有两亿网民,谷歌如果问大家是不是想看到不被审核以后的搜索内容,我想应该有两亿减去网络评论员人数都会答应,当然,这就像买菜,你多给人家一点人家总是乐意的。

但是如果百度给每个网民十块钱人民币,说只要下载了百度新开发的屏蔽谷歌搜索的浏览器,并且使用我的不光完全遵守而且超额遵守中国“法律法规”的搜索引擎作为唯一指定搜索引擎,你们就可以得到这个钱,估计得有一大半人变节。

中国人追求那些危险的普世价值么?中国人追求的,但中国人是顺便追求,追求那些东西在很多人心中的价值未必有追求新开盘的一个楼盘或者追求一点网络游戏中的装备那么高,因为大家的生活压力都这么大,理想都没有,混口饭吃就行了,你跪着吃和站这吃有什么区别呢。

谷歌可能高估了自由,真相,公正,叉叉等东西在中国很大一部分网民心目中的价值,这些都没有路上捡到一百块钱实在。

谷歌所说的那些理由,无法让这个民族的大部分人民认同和共鸣。一个能吃转基因粮,地沟油菜,三聚氰胺奶,打劣质疫苗针的民族,他们的忍耐力是你所不能想象的高,他们的需求是你所不能想象的低。」

 

我想起陳冠中的《盛世》。先旨聲明,我未看。但聽過介紹,說的是盛世之下,人民會因為幸福感,而失憶。會因為溫飽滿足而對曾經的暴政行為失憶。原來最不寒而慄的不是政府的強逼洗腦工程,而是人民自發的忘記。

兩者論點何等相似,幸福感,一百元,和我們這些在自由國度下孜孜追求的「自由平等」相比,對大陸而言,是否有同等重要?

未想透…很累了…


魚皇 | 1st Apr 2010, 14:43 | 創作 | (861 Reads)

有一日,你深夜歸家,突然有匪徒衝出,將你推入冷巷,上下其手,做出喪心病狂之事,

你掙扎大叫,拼死頑抗;

事後匪徒奪路而逃,你一路哭鬧,一路追趕,拾起路邊的雜物擲向匪徒;

走到馬路口,紅燈亮起,匪徒衝出馬路,你咬牙也追出去,汽車在你身邊急停司機傳來咒罵,人群指指點點,就是無人幫你追賊。

然後警察來到,問清原由,警察馬上作出拉人行動。無錯,拉人,但不是拉個賊,而是拉你。點解呢?

精明的你一定知道原因吧?

第一,你被人侵犯時「掙扎大叫」,夜深人靜擾人清夢,告你噪音罪。

第二,你追趕匪徒時拾起路邊雜物擲向對方,告你破壞公物,隨地扔垃圾。

第三,你為了追賊衝紅燈,違反交通規則,告你。

還有,因為你的衝紅燈,引致交通擠塞,路人圍觀,擾亂公眾秩序,又告多一條。

 

我們算仁慈啦,沒有告你衣著性感引人犯罪,該感恩圖報啦。還是跟我們回派出所吧。

 

怎麼樣,夠荒謬了吧?有甚麼比這個虛構的劇情更荒謬呢?答案就是,這個劇情是真實發生的。

 

早兩日,內地三鹿毒奶粉受害家長聯盟,結石寶寶之家的創辦人趙連海,被控告尋釁滋事罪,執筆之時仍未宣判。

 

電視新聞畫面大家都見到,趙連海的老婆和五歲大的兒子情緒激動,舉起標語在法院門外抗議。有寫我愛爸爸,有寫還我正義,有寫喪盡天良,但更令人感嘆的是「為何受害人變被告」?

 

因為抗議當局調查結石寶寶不力,因為要求賠償,這些受害人的正當要求,結果被反咬一口,告你「尋釁滋事」。

這不是和開首的虛構故事一樣嗎?

在大陸,你被人侵犯,千萬不要聲呼喊,否則被人反告你噪音擾民

係大陸踢波,被人踢到斷腳係球場碌地沙,即刻俾張黃牌你,因為你係球場拖延時間,阻礙球賽進行。

係大陸,你俾人劈到成身血,一下撲埋去救護員度,你死梗﹗你d血整污糟救護員件衫﹗你要賠錢﹗仲有,成條路都係你d血,工人洗都有排洗﹗你要賠埋清洁費﹗

西南大旱的災民,你口乾還口乾,如果你投訴政府辦事不力,咁耐都無水運俾你地飲既話,即刻告你浪費,咩?告你浪費口水啊﹗

其實,不如大陸的法院把「未見官先打三十大板」張貼出來吧,投訴本身就已經值三十大板啦。

誰人說大陸是無神論國家,其實他們最相信「不要問,只准信」。

信者得救,問者失救。

除非你是葉問這般身手,否則,千萬不要問,千萬不要呼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