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魚皇 | 28th May 2008, 01:25 | 創作 | (412 Reads)

因為一項公益活動,要怒打幾十個電話搵知名人士出席幫手撐場。有電話奇遇。

話說打到其中一位議員,道明來意,對方助理竟然話﹕其實你地搵到黎阿xx議員,都知你之前咩事啦。

吓??我完全唔明佢講乜?打得俾佢即係…即係咩事呢?

助手繼續一副看破世情、洞悉先機咁款懶形咁話﹕你搵得阿xx,即係之前都好多人推左你地啦?係咪?

嘩﹗﹗天地良心,絕無此意,我解釋到口水都乾,但對方一副「俾我踢爆左死唔肯認」的姿態,相當「諒解地」說﹕算啦,明啦,留低電話明天答你。

哈哈﹗天下奇聞。我思前想後,得出一個結論﹕這個xx議員自我感覺相當…相當不良好。自我形象甚低,覺得好人好姐首選都唔會搵佢,所以搵得佢,因為係水尾搵人攝場。佢可能都真係遇唔少呢d場景,所以搞到佢都心灰意冷,唔相信世間。呵,陰功,從政者壓力都真係好大。

不過,呢種諗法,我都有試過。自己無信心,自己都唔信自己有賣點去吸引人,所以偶然發市有人搵自己做呢做路,我都會諗﹕點解搵我?係咪搵唔到人?

最後我練成左絕招﹕或者我係第二或第十二選擇,但無論如何,我都係一個選擇,都有人要。得左﹗呵呵。

你諗下,舒夫真高,佢連次選既機會都無啊,出卡勞都無佢份,你就知道,唔係諗住退而求其次,人地就一定搵你的。有得出,就要出啦。


魚皇 | 27th May 2008, 01:47 | 創作 | (409 Reads)

話說上星期拍完頭條,可能因為星期日都要開工,心情有多少唔平衡,放工之後,全身唔聚財、手腳唔聽駛,覺得好似個身俾人抽乾左、好似應該補充水份、即係﹕要去shopping。

問題黎啦﹕已經係月尾,糧餉短缺、又一個月儲唔到錢、有咩資格去shopping。仲有,男人老狗一枝弓原來無可能好似女人咁,可以自得其樂去血拼。

有一次,青木部落同我講,佢話最驚一個人買衫,一定買唔到,仲屈我兩條麻甩仔一齊買。我好記得個次既shopping,係佢揀衫既時候,我儘量行得遠d、儘量顯得我唔係好care佢買黑色定白色,我唔想有人拍我膊頭﹕先生,放心,我地唔會歧視你地。

咁我一條友,可以shop甚麼呢?旺角二樓書店。買書最大的樂趣,就是無目的買書。你完全不知道推開門,書堆裏放有甚麼書, 然後你就像咸濕皇帝,看看滿園書本如何在你面前擠眉弄眼、騷首弄姿﹕求你臨幸我啦。呵呵。

第一本心思思的是《都江堰﹕兩個世紀的變遷》,大量圖片記錄這個偉大水利工程周遭景物的變遷。當然,地震災後,你會特別關注這個地方。書店老細很懂得應節入貨。這才發現,都江堰原來在1920年代已經受過一次地震,水利工程也受到破壞。看來,天府之國一直都是飽受劫難。

第二本要買的,是石康的《北京姑娘》。這是一本封了膠的書冊,硬皮精裝但薄薄的,索價廿五,我認為是貴。不過,作者是石康,是一個近來我很喜歡的作家。這位人兄的作品,我認為充滿頹廢和陰暗,他筆下的城市很專一,就是北京。我就愛這種陰沉的格調,每一頁都充滿了香煙、酒精、女人、文藝、喃喃、不滿、愛情、理想,他的文字看多了覺得有點造作,但我就愛這份氣氛。他筆下的北京,沒有了政治的嚴肅、文化的深沉,更多的是一種燥動和…浪漫。我愛死這種感覺。一幫搞文藝的人,終日在女人和創作和生活之間,吐著一個個煙圈、過一個個北京日與夜。這種小說沒有甚麼情節,更多時候是聽作者的夢囈,你會喜歡這作感覺,如果你也喜歡這個作者,喜歡這個城市。

第三本是卓韻芝的《蘋果中文是甚麼》。也是最快看完的一本。這本書給我很多啟示,包括「知唔知自己有咩願望」這一章。我發覺,自己唔知自己有咩願望,我淨係想好多人識,但原來自己一直無諗過,我想自己以一種點樣既狀態俾人識?就是說,不知自己想點、不知自己方向。睇完發覺﹕佢仲後生過自己,點解你諗到咁多野?

自我安慰﹕女人係早熟過男人。


魚皇 | 27th May 2008, 01:40 | 創作 | (419 Reads)

過了愉快的一天。

正接聽很有意義的「義工幫人」電話,聽眾突然說﹕我能說題外話嗎? 哦,當然可以,對方便說﹕男主持是曾生嗎?我一直很想和你傾計…嘩你把聲好聽腦得快……下刪五十字溢美之辭。

呵呵,你知那一剎那我的反應是甚麼嗎?竟然是﹕臉紅﹗﹗真紅﹗我feel到塊面著左火咁…竟然唔好意思,證明我係一個有廉恥的人,對於大話我仲係會覺得唔好意思。

另一個原因,當然就係﹕少俾人讚。姚明俾人讚佢高,佢唔會有任何反應,但如果你讚佢靚仔,佢一樣會臉紅。就係咁樣。頂,我憎恨自己的清醒。

然後收到一個電話,真係好似做戲咁,係聽完日行一善的聽眾稱讚,好事齊來,收到一個我等左好耐耐耐耐耐的電話﹕外快電話。

喂,曾生,我地係邊度邊度,有野搵你撈,做唔做?

做,梗係做。

點知對方補充左一句﹕我地諗住搵你,不過都係考慮緊既啫。

「考慮緊」??即係咩啊?waiting list?二手貨?後備?即係如果我話得、但如果價錢唔啱、或者你終於搵到個金牌mc既話、我就被自動刪除??老友,大家唔係咁熟,我又唔係你條仔,你唔駛同我咁坦白的,ok?

不過,我慣左,我慣左係生命裏面,總係一啖沙糖一啖x的,因為中國古老智慧﹕物极必反、中庸之道。不會太好、也不會太差,有好便要提自己,也有差的地方。心理平衡便是如此。太過一帆風順便會超速反艇。正如姚明個頭係入完樽以為好high、轉個頭就俾個矮仔「拆你屋」,你就知道﹕this is NBA.

ok,你考慮緊我,我也要考慮一下了。


魚皇 | 27th May 2008, 01:12 | 創作 | (393 Reads)

最近睇緊一本書,《向周星馳學習》。無錯,應該就係《向毛澤東學習》的兄弟版,大陸出版。我認為周星馳看重大陸市場是很有道理的,因為大陸人最懂得欣賞佢。香港人對星爺的欣賞很狹窄,只限電影,其餘免問。大陸,或者台灣不同。

台灣有瘋狂星迷,出了一系列的《周星馳帶你遊xxxx》,遊大陸遊香港,遊甚麼地方?就是遊星爺電影中曾出現過的場景。絕對是一本朝聖guide book。問題是,香港唔會有人願意跟星爺朝聖,他只是很好笑的電影人,香港人不會沉迷到願意找尋星爺舊日的足跡。台灣的星迷卻會如此,好有心機,搵哂成隊crew 有咩model,係星爺拍過的現場,重演一次,例如扮逃學威龍大字腳望住學校既pose。

大陸就比較深沉,喜歡研究星爺的處世哲學。問你死未,香港人淨係識話星仔無厘頭。處世哲學,包括這本《向周星馳學習》,認為星爺身上有好多學問﹕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隨時準備不恥下問永不言敗等等等等。在大陸,你話你偶像是周星馳,是沒有人會取笑你cheap的。

此書有一故事,一個人向和尚求教,想練武報仇,和尚話要學一年,那人心急,話「如果我很努力的學,要幾年?」和尚話「咁要十年」,那人再心急話「如果我很努力很努力很很努力,又要多久?」今次和尚話「廿年。」為甚麼?因為和尚話「當你一隻眼盯住結果既時候,你就只剩下一隻眼去努力了。」

呢個故事給牛頗大啟發。我一直抱住「做節目係要求呢求路求出名求賺錢」就好似那個人一樣,練武為報仇,結果仇未必報到、武也練不好;或者我該合上一隻結果眼,專心練武、專心做節目,其他的結果?只能相信﹕天會有眼啩?


魚皇 | 23rd May 2008, 15:07 | 創作 | (429 Reads)

地震過後,天空低了,山矮了,房屋倒了,你,卻站起來了。

領導人站起來了,胡錦濤面對餘震既面不改容既鎮定、溫家寶對孤兒既痛心疾首既安慰,第一次,令人覺得,佢地真係人民既領導、人民既總理。

 

問題就係,可唔可以,係更多既日子,係更多其他既問題面前?主席同總理都一樣可以站出黎呢?而個d地方官員,係咪都可以一齊站起來呢?災後重建靠既係地方幹部,可唔可以,一次咁多,唔好,有豆腐渣工程?俾建築物,可以係大地上,站起來呢?

 

地震過後,天空低了,山矮了,房屋倒了,你,卻站起來了。

中央台都站起來了。

 

以前中央台好鐘意代替全國人民發言,有咩外交風波、政治爭拗,就會擺全國人民上枱,郁下就話「全國人民都唔會答應」、「傷害全國人民的感情」,個陣我成日都會話「喂,你無問過我,唔好亂講全國人民」。

 

但係,今次,當我聽到中央台話「全國人民全力支援四川」既時候,我係完全既認同。第一次,我認同你可以代表我講說話,因為呢一刻,中央台既脈搏,終於係同全國人民相連。

地震過後,天空低了,山矮了,房屋倒了,你,卻站起來了。

新聞工作者站起來了。

 

以前話人地目無表情,就會話人好似「中央台新聞聯播主持」,無表情無感情。但今日,白岩松、趙普、敬一丹,好多中央台既主播,係講述災難新聞既時候,激動落淚,得到網民一致讚賞,因為係個一刻,佢地表現出既係人性。人民鐘意既就係人性。可唔可以,俾呢d人性,係地震後繼續發揮?俾中央台既人性,繼續站起來,真正成為人民的喉舌?唔好要記者既新聞自由花朵,只能盛放於充滿鮮血既既廢墟之上,好嗎?

 

地震過後,天空低了,山矮了,房屋倒了,你,卻站起來。

中國人站起來了。

可惜柏楊己經走左,我真係好想話俾佢知,中國人,不再醜陋,我地好美麗,由五月十二日開始,我地都係四川人。


魚皇 | 21st May 2008, 14:38 | 政治 | (465 Reads)

今天《蘋果日報》引述內地災區消息,由於大量人員傷亡,預料街頭會出現大批被遺棄的流浪貓狗,由於擔心貓狗便溺以及會咬噬屍體引發疫症,當局決定「見一隻殺一隻」,而據報,當地居民大表贊成,更有人指「狗死好過人死」。

看完這則報導,感覺憤怒而悲哀。為何無端要把貓狗的生命和人的生命對立起來?為何變成「有狗就無人」的矛盾對立?有這種必要嗎?殺狗便能救人?還是應該做更多防疫工作?還是應該加快收拾屍體?有貓狗便有便溺,是否真會對災區造成影響?這需要科學論證。以下是一則反例。

早前,災區人員忙於在屍首灑上消毒藥粉,怕引起疫症,結果世衛的官員指屍首不會引起疫症,反而保證水源的乾淨才更重要,建議中國救援人員不要搞錯矛頭、浪費時間。狗隻會引起疫症,究竟,會否又是一場誤會。

第二,美國新奧爾良的卡塔利娜颶風災難之後,大批動物流離失所,被洪水圍困屋內,數日未能進食。鏡頭所見,大批美國救援人員入屋救狗,抱持宗旨是「救一隻得一隻」。為何中美兩國對動物的態度有此天淵之別﹗﹗

第三,一名被困超過一星期的婦人奇蹟獲救,原因很簡單,她飼養的兩隻狗,不斷舐她的嘴唇,保持濕潤,令其得以續命﹗﹗狗救人﹗然而,這兩隻狗,在這名婦人被救入院後,似乎亦會變成無人照料的流浪狗,那麼,這兩隻救了人命的狗,便要被人「見一隻殺一隻」﹗過橋抽板﹗何以殘忍??

翻看《唐山大地震》,錢鋼記述了很多災前的異象,不約而同,都有「狗咬主人趕主人出屋避過一劫」的故事。動物忠誠,人類無情,又有例證。


魚皇 | 21st May 2008, 00:55 | 政治 | (803 Reads)

 2008年5月20日 星期二
朱健国:中国地球物理学会顾问陈一文再斥中国地震局说谎

--专家曾明确预报汶川地震但遭到压制

央视帮助陈一文批评中国地震局

“汶川5、12大地震”到底事前有没有人预报?中国地震局负责人近日对媒体的说法是,既不可能,也从来没有收到任何预报。但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 委员会顾问陈一文(见图)则怒斥中国地震局此言为谎言,在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中明确说:“中国地震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2008年5月18日15时许,陈一 文在通过电话向笔者说明有关背景后,又传来了一段简明的备忘录。

5月14日,中央电视台CCTV9频道英语节目有一个讨论“汶川5、12大地震”的嘉宾访谈节目,在有关专家涉及到汶川地震造成如此巨大伤亡是否有个责任 问题时,主持人杨瑞说,我们现在联线一位权威人物就此发表意见,他是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顾问陈一文先生。于是陈一文通过电话用英语回答: 中国地震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从2006年三年来,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就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曾经向中国地震局提出过三次中期预测,特别是2008年 5月3日,陈一文亲手又向中国地震局发了一份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的预报。

据陈一文所知,还有其他人也向中国地震局提出过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预测。但 是,这些严肃科学的预报一再泥牛入海无回音,中国地震局的领导与中国地震预测研究所的所长们从来没有就预报访问过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的专家,从来没有深入 了解过他们地震预测的工作。因此,中国地震局的领导们现在称也从来没有收到任何预报,完全是胡说八道的谎言。

尽管当天晚上央视重播这个节目时,因压力将陈一文上述意见删除,但是由于当时的节目是实播,陈一文关于“中国地震局对汶川5、12大地震负有不可推卸的责 任”的信息已通过央视揭露于全世界!陈一文至今坚持自己的观点有理有据,符合“科学发展观”。陈一文补充说,与“汶川5、12大地震”的实际震中相比,他 们的预报在经度上只相差一度,基本准确。陈一文欢迎各媒体和网站转载他的观点——《陈一文顾问网站》(http: //cheniwan.sea3000.net)上的《地震预测》专栏与《科学共同体及其规则》专栏中,有他对中国地震局的所作所为有大量评论与附录。

据悉,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拥有曾准确预报了唐山大地震的一批着名专家,如郭增建教授、汪成民教授、耿庆国教授、黄相宁副研究员、徐道一研 究员、徐好民研究员、张网厚研究员、强祖基教授、曾小苹研究员、钱复业研究员、赵玉林研究员和地震预测专家孙威等。


魚皇 | 16th May 2008, 20:44 | 政治 | (594 Reads)

偏見,比無知可怕。 無知唔算最可怕,因為無知,如果能虛心學習,反而可補自己既不足;但偏見,會蒙蔽你既理智,掩蓋你既雙眼,好多野,你都拒絕接受。後果,只能係災難。

 

今次四川地震,我隱約見到,偏見比無知可怕。 中國官方,同埋好多香港既科學家,異口同聲話,地震係不可預測。我唔係科學家,但,我識字,我有睇歷史。

我見到新中國成立後,中國出現過最少兩次成功預測的大地震事件,一次係唐山大地震,一次係遼寧海城大地震。 前兩次的地震預測,唐山個次,無官員理會呢d預測,只有一個偏僻地方既叫做青龍縣聽左預警,做好防範,結果成個唐山幾乎被毁,偏偏呢個青龍縣,一個人都無死到。 

另一次遼寧既海城大地震,亦由於預警成功,一場七級大地震,只係死左一千人,證明預警好成功。 d 事例,唔知說明左乜野?真係地震不可測?定係,有時,有d地震可以預測? 今次四川地震,一樣有科學家,係前幾年已經預測到,甚至連日期都推算得好接近。呢個科學家,叫做耿慶國。

佢用既係中西結合既推測,包括睇歷代既氣象,究竟旱災同地震既關係。佢得出結論﹕五月八日前後,阿壩地區7級以上地震的危險點會出現。 

但係,呢種研究方法,唔係每一個地質科學家都識,於是乎,出現一個現象,主流科學家,根本唔承認呢種預測,漠視不理,就好似香港既科學家一樣,話旱災同地震既關係,無科學根據。甚至有人揶揄呢d預測,係風水師傅式既推算。但結果,耿慶國成功預測到唐山大地震,但無人理;今年,又預測到四川會有地震,但一樣,無人理。

 

咩係科學?係咪只有西方主流學說先係科學?係咪任何西方領域解釋唔到既,就唔科學,就係不可信?呢d係咪叫科學霸權?難怪有好多人歧視中醫,因為佢地會話,西醫系統無戒口無熱氣呢回事,你無啫,中醫有,點解唔用得?你西方地質學唔識觀察旱災同地震關係,我地中國識,點解,又要被嘲笑為,唔科學呢?

 

偏見,比無知可怕。偏見令人唔願聆聽呢位科學家泣血的呼告。佢既研究被人話係唔科學,但科學真正的精神,似乎應該係「大胆假設,小心求證」。點解呢d科學家,都唔去小心求證?

因為,偏見,比無知可怕。偏見,比無知,更能糟蹋生靈。

魚皇 | 15th May 2008, 00:49 | 政治 | (585 Reads)

收到聽眾來信,指責我在做節目時,批評中國政府沒有重視民間對地震的預警,是「抺黑」政府,是典型的「事後孔明」,還說我沒有血性,應該合力抗災。聽眾的中心理論是﹕地震不可測。

我想說,這個地震不可測,是中國官方的統一口徑,卻也是騙人的口徑。地震可以預測,可以預警,只是不能預知。

預知就是能清楚說明,在某年某月某日在經緯幾多度發生一場幾多級的地震,這是不能做到。但是,可以預警,可以預測在某一個時段內,究竟地區範圍,會否出現地震。這不是天方夜譚。

介紹一個人物大家認識。耿庆国。

中国的地震科学家耿庆国欲哭无泪,心里在流血。2006年他根据旱震关系提出中期预报,近年阿坝地区将发生7级以上地震。
2008年4月26日和27日在中国地球物理学会下属的“天灾预测委员会”经集体讨论,作出“
在一年内(2008.5-2009.4)仍应注意兰州以南,川、甘、青交界附近可能发生6-7级地震”的预报(文字报告已报中国地震局等,4月30日密件发出),而且,耿庆国根据强磁暴组合,明确提出“阿坝地区7级以上地震的危险点在5月8日(前后10天以内)”(以上地震预报三要素:震级、地点、时间均已明确)。

然而,這位堪稱國寶級的地震專家,所提的救命之言根本無人理會。好了,有網友會說,即便是收到通知,你要人家政府如何回應才好?難道全民遷徒?

我又要舉一個血的例證。唐山大地震,當時這場人間災禍中,有一個倖存的故事。離唐山不遠的青龍縣,震前已預報,最近有媒體採訪了這宗事件﹕

「青龍縣自己就有兩個群測點。青龍縣還從其他一些渠道獲得可能有大地震的消息。  多個相互佐證的資訊讓青龍縣縣長冉廣岐提高了警惕。縣裏通過廣播、會議及其他一切可能的形式介紹地震知識,防震方法,還把防汛和抗震結合起來。最後,冉廣岐在7月25日青龍縣向縣三級幹部800多人作了震情報告,要求必須在26日之前將震情通知到每一個人。當晚,近百名幹部十萬火急地奔向各自所在的公社。  青龍縣是一座群山環抱的縣城。27日,馬路兩邊大喇叭裏廣播著“隨時發生地震”的警告。大大小小的商店沿街搭起了簡易棚賣貨,每個攤位前都有人爭先恐後地採購。擠擠插插的人流有點亂,馬路顯得時寬時窄,猶如一條吞咽食物的巨蟒緩緩蠕動。  冉廣岐坐鎮帳篷中,指揮青龍創造著人類災難史上的奇跡。

  唐山大地震20周年前夕,1996411日,新華社刊發消息:中國河北省青龍縣的縣城距唐山市僅115公里,但這個縣在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無一人死亡。」

今次四川地震,和唐山大地震一樣﹗之前已出現動物奇異的現象﹗但錢綱在《唐山大地震》的感嘆「大自然對我們的警惕人們不能讀懂」,又再重演﹗﹗你能不感嘆﹗見鬼的以史為鑑﹗

還有,那名預測地震的網友,我認為絕非孤立事件﹗

首先,一位網民的預警,代表的並非僅僅一位網民。早兩天國家召開災情記者會,新加坡聯合報的記者便問了這麼一個問題﹕收到有地震局的職員的通報,指他們早已預報了可能發生地震的消息,但被當局強行壓止,並聲言不能破壞奧運和諧局面。

當時回應的官員根本沒能回應,只說了一句「這種推測是不可能的」。但並沒有承諾會徹查事件,弄清楚地震當局究竟有無事前已接獲預報,有無隱瞞不報。這個情況,就不令人懷疑?就不令人擔心,又來了一次欺上瞞下的事件?

那名網民,自稱是地震學的研究人員,身份就和新加坡聯合報記者所得的消息來源很接近,我們當日在節目也不斷強調,為甚麼這位網友自稱有關消息不敢向官方當局呈交?是否是某種原因、某種氣氛令他知道﹕說了無用,甚至招禍?現在的情勢,這位聽眾,你看是不是愈來愈脗合「官員漠視地震預警」的真相呢?這還是指控嗎?這還是抺黑嗎?這是每一個中國人憑良心作出的批評﹗

中國有一位很知名的學者,黃萬里教授,是中國水利專家。在中國風風火火提出要起黃河三門峽水庫時,力排眾議,指出水庫會淤塞,但無人理會,結果惡夢成真,萬頃良田變成不毛之地。黃教授去世前一直反對三峽大壩,認為同樣會出現淤塞甚至毁掉長江水道,但無人理會……

這種故事,在中國歷史長河不斷重複,以前的黃萬里,今天的 耿庆国,最後受害,卻還是,中華民族。


魚皇 | 9th May 2008, 18:06 | 創作 | (503 Reads)

幾時係母親節?有人話後日,錯啦,個日唔係母親節,咁唔通係?放心,我唔會老套到話日日都係母親節,真正既母親節,就係,聽住啦喎,就係你,你,同你,你生日個日,就係母親節。

你諗下,你既生日,亦係你阿媽懷胎十月最後個日,生仔既痛被喻為係十大疼痛之首,有人話﹕有咩比生仔更痛呢?答案就係生兩個仔啦。

你生日,大把人同你慶祝,不過通常係你水蛇春的派對list入面,會有隔離珠女想溝既jessy你個friend
想溝既tammy仲有不請自來既sammy但就係唔會有媽咪。不過,無你mommy,又點會有你既生日party呢?

每個人都問﹕點解嬰兒一出世,唔係笑,而係喊?有人話,因為佢知道人生既苦難,但我就話,佢既哭係為媽媽而哭。懷胎既辛苦,由miss 變成師奶,由36-24-36變-成 36-36-36,由留意最新既時裝變成格價最平既尿布,仲有仲有,預左自己日後爛街唔痴家頂頸駁嘴……


一切既錯誤,你知道,你無可避免會犯,你為自己日後必然的不孝而哭泣,係你同媽媽講既第一聲「sorry」。


呢個禮拜,我地有同事做人媽媽,我地拉大隊探佢,包括我地老細。老細有強而有力既臂彎,一去到就父愛大發,搶過bb一抱入懷,又搖又叫又啍歌,完全重拾昔日湊仔公既光彩,係我地取笑佢恥笑佢嘲笑佢既聲中,佢講左一句說話﹕依家,掂都唔掂得啊。係得呢個年紀,你可以抱住佢。

呢句說話我覺得好震憾,細路唔再細個,老豆老媽子老左,阿仔好快有自己個仔,同一屋簷下好快變成「得閒返屋企食飯啊」,大家都無錯左,但世界就係變左,曾經同你最近距離最依靠你既bb,又去左邊度?或者你會明白點解有人寧願養狗仔,幾老既狗,對住主人,一樣係依依眷戀一樣要嗲要抱。

所以一出世,你就喊,為左日後既種種經歷而哭泣,為左你每次推搪唔得閒返屋而阿媽總係要強裝若無其事既無奈而哭泣。一口呼喊聲,然後踏進生命,你喊,你阿媽都喊,我阿媽都喊,我呢個衰仔都好想問下媽咪﹕你個仔我個陣,喊得係咪特別大聲?係啊,咁就慘啦,我喊得愈大聲,你一定愈辛苦,媽咪,唔,我會多d返屋企啦。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