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魚皇 | 16th Apr 2014, 01:46 | 創作 | (171 Reads)

題目﹕(請廣傳)蠢侍應心聲(蘋果日報﹒副刊﹒下流準備﹒曾志豪)

「兩個茶包要收我兩杯茶錢?」我眼前嘅女人,質問我。
我認得佢,佢好出名,出名……唔,你懂的。
「我頭先問過經理㗎啦,佢都話要收啊。」我其實唔係咁鍾意搬經理個名出嚟,因為我鍾意以理服人,而唔係恃勢凌人。
但係,我認得佢,佢係一個香港人。香港人同強國人最大分別,就係遇到有咩唔順氣,強國人可能會大吵大鬧即場反枱,但香港人就識得玩辦公室政治,會大叫「同我叫你經理嚟!」
可能,香港人太矜貴,覺得同我地啲侍應仔交涉,有失身份啩?
所以,我已經晨早請示咗經理點處置。
「你話我聽,你係咩地方打緊工?」
「經理,酒店囉。」
「咁咪係囉,如果佢喺酒樓飲茶,想壺普洱濃啲,加啲茶葉,梗係唔駛錢啦。但呢度係酒店嚟㗎,我地連杯水,都要收錢啦。」
「其他酒店唔知收唔收呢?」
「咁叫其他酒店出糧俾你好唔好?」
我如實將經理嘅決定話佢知。
「好!你敢收就得啦!」
等等,咩叫「你敢收」?家陣唔係拍變形金剛收保護費,點解要「敢」先收到你錢呢?你唔好拎住張稅單同稅局講「你敢收就得啦!」
其實,啲錢唔係我收,係間酒店收,我份人工唔會因為收咗你茶包錢而多一毫子㗎。如果我唔收你兩份錢,我估經理會同我講:「你敢唔收就得啦。」
咁你想我點呢?
佢話我係蠢侍應,我都覺得自己真係好蠢,我點解唔等佢投訴,然後叫經理自己處理呢?我點解要力陳己見,而唔選擇「必要的沉默」呢?
其實佢用咁珍貴嘅大氣電波嚟投訴「茶包裏的風波」,會唔會太浪費呢?點解唔監察社會其他唔公義嘅事呢?
不過,佢咁精,又點會咁做啊,我真係蠢。

曾志豪

魚皇 | 16th Apr 2014, 01:46 | 創作 | (38 Reads)

題目﹕(請廣傳)蠢侍應心聲(蘋果日報﹒副刊﹒下流準備﹒曾志豪)

「兩個茶包要收我兩杯茶錢?」我眼前嘅女人,質問我。
我認得佢,佢好出名,出名……唔,你懂的。
「我頭先問過經理㗎啦,佢都話要收啊。」我其實唔係咁鍾意搬經理個名出嚟,因為我鍾意以理服人,而唔係恃勢凌人。
但係,我認得佢,佢係一個香港人。香港人同強國人最大分別,就係遇到有咩唔順氣,強國人可能會大吵大鬧即場反枱,但香港人就識得玩辦公室政治,會大叫「同我叫你經理嚟!」
可能,香港人太矜貴,覺得同我地啲侍應仔交涉,有失身份啩?
所以,我已經晨早請示咗經理點處置。
「你話我聽,你係咩地方打緊工?」
「經理,酒店囉。」
「咁咪係囉,如果佢喺酒樓飲茶,想壺普洱濃啲,加啲茶葉,梗係唔駛錢啦。但呢度係酒店嚟㗎,我地連杯水,都要收錢啦。」
「其他酒店唔知收唔收呢?」
「咁叫其他酒店出糧俾你好唔好?」
我如實將經理嘅決定話佢知。
「好!你敢收就得啦!」
等等,咩叫「你敢收」?家陣唔係拍變形金剛收保護費,點解要「敢」先收到你錢呢?你唔好拎住張稅單同稅局講「你敢收就得啦!」
其實,啲錢唔係我收,係間酒店收,我份人工唔會因為收咗你茶包錢而多一毫子㗎。如果我唔收你兩份錢,我估經理會同我講:「你敢唔收就得啦。」
咁你想我點呢?
佢話我係蠢侍應,我都覺得自己真係好蠢,我點解唔等佢投訴,然後叫經理自己處理呢?我點解要力陳己見,而唔選擇「必要的沉默」呢?
其實佢用咁珍貴嘅大氣電波嚟投訴「茶包裏的風波」,會唔會太浪費呢?點解唔監察社會其他唔公義嘅事呢?
不過,佢咁精,又點會咁做啊,我真係蠢。

曾志豪

魚皇 | 16th Apr 2014, 01:46 | 創作 | (27 Reads)

題目﹕(請廣傳)蠢侍應心聲(蘋果日報﹒副刊﹒下流準備﹒曾志豪)

「兩個茶包要收我兩杯茶錢?」我眼前嘅女人,質問我。
我認得佢,佢好出名,出名……唔,你懂的。
「我頭先問過經理㗎啦,佢都話要收啊。」我其實唔係咁鍾意搬經理個名出嚟,因為我鍾意以理服人,而唔係恃勢凌人。
但係,我認得佢,佢係一個香港人。香港人同強國人最大分別,就係遇到有咩唔順氣,強國人可能會大吵大鬧即場反枱,但香港人就識得玩辦公室政治,會大叫「同我叫你經理嚟!」
可能,香港人太矜貴,覺得同我地啲侍應仔交涉,有失身份啩?
所以,我已經晨早請示咗經理點處置。
「你話我聽,你係咩地方打緊工?」
「經理,酒店囉。」
「咁咪係囉,如果佢喺酒樓飲茶,想壺普洱濃啲,加啲茶葉,梗係唔駛錢啦。但呢度係酒店嚟㗎,我地連杯水,都要收錢啦。」
「其他酒店唔知收唔收呢?」
「咁叫其他酒店出糧俾你好唔好?」
我如實將經理嘅決定話佢知。
「好!你敢收就得啦!」
等等,咩叫「你敢收」?家陣唔係拍變形金剛收保護費,點解要「敢」先收到你錢呢?你唔好拎住張稅單同稅局講「你敢收就得啦!」
其實,啲錢唔係我收,係間酒店收,我份人工唔會因為收咗你茶包錢而多一毫子㗎。如果我唔收你兩份錢,我估經理會同我講:「你敢唔收就得啦。」
咁你想我點呢?
佢話我係蠢侍應,我都覺得自己真係好蠢,我點解唔等佢投訴,然後叫經理自己處理呢?我點解要力陳己見,而唔選擇「必要的沉默」呢?
其實佢用咁珍貴嘅大氣電波嚟投訴「茶包裏的風波」,會唔會太浪費呢?點解唔監察社會其他唔公義嘅事呢?
不過,佢咁精,又點會咁做啊,我真係蠢。

曾志豪

魚皇 | 30th May 2013, 01:39 | 創作 | (203 Reads)
Normal 0 0 2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致本土派六四掃盲帖

 本土派﹕支聯會講咩「愛國愛民」,x你「愛國」一早被共產黨壟斷左話語權,愛國等於愛黨,我地做乜要跟Q人地口水尾,愛咩國啫?

 答﹕一句收你皮啦﹗陳淨心都整左檔「愛港力」啦,唔通以後唔准講「愛港」?如果淨心BB整多檔「本土力量」,係咪你地「本土派」執笠潛水改名啊?

 教育界唔會因為有條粉腸自稱「老師」,而唔敢叫自己做「老師」架。

 見到BB,我會諗起翠如BB或者千語BB,但本土派只係會諗起「夏蕙BB」,然後就會怒屌個D叫「BB」既人做乜改個咁七既名。

 唔知邊個先係七呢?


魚皇 | 7th Apr 2013, 02:08 | 創作 | (78 Reads)
爽報﹒豪言大志﹕本土=偏安=割蓆?
 
據說我們正在進行一場召喚本土意識覺醒、捍衛本土尊嚴的偉大工程,但甚麼是「本土意識」?甚麼又是「本土」?
 
本土派認為,舊的抗共手法已經落後,他們不抗共,而是防共。
 
當日李旺陽冤死,港人希望徵集十萬人簽名,由梁振英轉交北京調查。
此舉被本土派老師叫停,理由是「香港干預中國內政。交換的是,中國干預香港內政。」潛台詞,香港不干預大陸,大陸也不干預香港。
現實卻是,受害人不去舉報色狼,色狼也一樣會侵犯受害人。以「為香港著想」的花紙包裝「袖手旁觀」的冷漠。這種割蓆思維,甚至衝擊港人的政治道德觀,例如「紀念六四」。
香港一直視維園是全中國唯一可公開自由燃點六四燭光的地方,但在本土派眼中,六四雖是慘案,卻居然變成是「這是大陸人自己的事。」(陳雲﹕紀念六四,要本土化)
 
強調這只是大陸人的事,那是否說,到六四集會的人都是多管閒事?別人哭喪?我只知道,當日天安門學生絕食時,曾說「國家是我們的國家,人民是我們的人民」,並沒有說「人民是大陸人民,唔係香港人」。而今天,居然有人要求我們割蓆。
六四不是北京人的事、上海人的事,也是中國人,包括香港人的事。
 
共產黨不代表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代表中國,就像愛國不等於愛黨,我們不能恨政權連帶恨自己的國民身份。
 
如果再有一次日本侵華,按照本土派的思想,肯定是「日本侵華不人道,但這只是大陸人的事」,拒絕聲援。
 
遇事割蓆,獨善其身,所謂本土派,只敢光復「喬丹yadila」,取得精神上的重要勝利;實際自私怯懦,毫不勇武,龜縮一角,偏安一隅。

魚皇 | 29th Mar 2013, 01:24 | 創作 | (149 Reads)
豪語錄﹕阿伯你咩唔舒服?

夜晚10點半,急症室。醫院仍然好忙碌,護士只係黎得切出出入入,但忘記左休息。
大堂坐滿病人,唔同既病症,同樣既心情,「俾我入先」。
每逢有白車送臥床坐輪椅既病人入院,大堂既病人臉上流露出一絲不易觀眾的羡慕之情,如果換轉係我就好,可以快d睇醫生。

呢一刻,病人忘記左,等得耐,其實代表佢既病情可以擺得耐d。可以等待是一種福氣。。。。我明白,同等4個鐘既病人講,其實係嘥氣。

入得觀察病房,已經接近成功,醫生離你一步之距。觀察病房,都係俾行動不便既病人,一個個簾幕,行左一張張既病床同輪椅。

呢個地方就係比拼家人實力既時候。

有一張床圍住一家4口,有一架輪椅只係得個老夫陪住老妻,或者係佢地前半生,老公約親老婆都遲到,不過呢一刻,老公好準時,一直握住老妻隻手。

有一張床,老夫隔離陪住少妻。。。唔係妻,係啱啱宣布佢地無居港權既菲傭。工人深夜陪住僱主,佢終於唔駛掃地。

隔離一張床,一個老人家瞓係度,精神好好,戴住耳機,咁夜仲有馬跑?

醫生行過,問佢姓名,阿伯笑笑口無講野,醫生望一望個耳筒,泵低頭,對住佢個肚大聲問,叫咩名。耳筒係助聽器,個咪孭左係身。

阿伯呵左一聲,「伍伯。」
「你屋企人呢?」
「我啊。」
「你係咪獨居啊?」
「啊?」
「阿伯你係咪一個人?」
「係啊,我自己。」
「你咩事啊?」
「高血壓啊。200幾」
「我唔要聽數字啊,你咩唔舒服?」
「無,我無咩唔舒服。」

有,伯伯既病,就係一個人。
或者太耐無人同佢講野,佢開始聽唔到野。
或者太耐無人同佢講野,佢索性唔駛聽野。
每個人出世的時候,陪伴在側的都是醫生護士
想不到年紀老了的時候,陪伴在側,還是只有醫生護士。
還有我,這個躲在一旁偷看的人。

魚皇 | 29th Mar 2013, 01:12 | 政治 | (39 Reads)

蘋果﹒下流準備﹕快餐店離奇屈服權威事件

 

人對權威會有多服從?權威面前,你能保證不會屈膝?

 

2004年,美國肯塔基州麥當勞快餐店發生奇案。

 

任職快餐店經理收到自稱警察的電話,警察聲稱快餐店一名少女職員偷竊銀包,要求快餐店經理脫光少女衣服檢查,甚至召喚經理的未婚夫到場,要求他性侵犯少女。

 

最終揭發,所謂「警察」,只是偽冒,但經理信服、少女就範、經理未婚夫也同意性侵犯。

 

問題來了,這一連串荒唐怪異的行為,為何竟然能發生?為何經理不去質疑電話中警察的真偽?少女為何不反抗經理的脫衣搜身要求?最離譜的當為經理的未婚夫,何以會做出性侵犯一個少女的行為?當然,他們全部的理由都指向「被警察欺騙了」,他們只是聽命「警察」行事。

 

我們要問,即使下命令的是真警察,也不能代表命令是合理的,人應該有基本判斷能力。但真相是,權威面前,人的常識投降,任何解釋不了的行為,例如為甚麼要少女脫光衣服?自己想不通,唯有「訴諸權威」﹕「警察叫我做一定有佢原因」。批判思考和抗議,便成為不服從權威的罪名。

 

如果只是出於對權威的盲從,這最多是愚昩;但我懷疑,權威只是一個借口,人的內心都是充滿邪惡,只是無借口釋放。難得有「權威」作撐箭牌,即使作出性侵犯或禁錮惡行,也能辯解﹕「唔關我事,係警察叫我咁做。」

 

不想做被人侵犯的少女,便要明白﹕

1即使權威(警察)是真的,也不代表權威是對的。

2不要把是非判斷的工作交予其他人(經理、未婚夫)

3不要以為「如果有問題,其他人一定會出聲」。

4其他人沒有義務為你明辨是非。

5很多人都認同的行為,最終也可能是錯的。

魚皇 | 29th Mar 2013, 01:11 | 政治 | (69 Reads)

爽報﹒豪言大志﹕本土派唔可以唔窮

 

高登有名著,《男人唔可以窮》;我改一改,送給反對佔領中環的朋友,《本土派唔可以唔窮》。

 

反對佔領中環的朋友,有一個論點很奇怪,便是提出「階級之爭」,說這是「離地中產」決戰「本土派」的階級之戰。

 

文革咩?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咩?

 

「中產」VS「草根」,我還可以理解,但「中產」VS「本土」,難道中產就不是本土的一份子?本土只能是「窮人」?

 

他們的中產細分為「高級中產夕陽買辦」,這才是要打倒的對象,其他低級中產,都係個句,窮人,就是「本土派」。

 

如何界定「高級中產」?他們說,「持有外國護照或外地居留權,子女在外地受教育,準備移民或在外地退休,也持有最終要變賣來籌措退休或移民資本的物業」。

 

截止2007年,香港至少有150萬人持有BNO這批人全部不是本土派。

 

統計處2011年資料,約七萬五千名學生海外升學,本土派又痛失數萬大軍。

 

最後兩項分類,「準備移民」,「最終要變賣來退休或移民的物業」,無法計算人數,因為純粹臆測,或者叫老屈。

 

「準備」太空泛,「最終」有無限可能。如果有樓在手,便「可能」「有機會」移民,則香港所有供樓人士,都不能列入光榮的本土派。

 

真相是,有閒錢的,都不是本土派,是離地中產階級,是對香港無承擔、會殺掉香港的年青一代來成全自己的不仁不義之徒。

 

有能力有收入,便是不可靠無道德注定抽水失敗的「政棍」?而無能力走唔郁的,才是穩定可靠的革命群眾?這不是文革時期,把「地主富人」列為黑五類、無產階級農民兄弟才是光榮偉大的紅五類一般無異?

 

口裏說反共,指導思想卻活脫脫是中共的一套。

魚皇 | 29th Mar 2013, 01:09 | 政治 | (46 Reads)

題目﹕如果英國收番香港

如果萬一英國突然回頭說﹕不如香港跟番我地,你點睇?

 英國官方網上聯署平台e-petition,有一條名為「香港的民主」的聯署,逾千英國人聯署要求英國與中國談判,爭取香港回歸英國領土。或讓香港獨立。」

 讓幻想飛一回,如果英國政府唔知short左邊條筋,居然飛到中南海和習近平攤牌﹕英國想香港回歸,有無得傾?

 如果習近平又唔知點解short左條筋,竟然話﹕一切以港人意願為依歸。

請問,香港人,你會點揀?

 這並非沒有前科,蘇格蘭2014年將發起公投,投票是否脫離英國;魁北克也試過公投,是否脫離加拿大。

 香港人如果公投,你點揀?

 答案不重要,原因才是關鍵。

 譬如百分百港人反對回到英國管治,這不代表香港人愛國,可能只是因為「中國發展好過英國,跟大佬揀個有實力的大佬」,西瓜靠大邊。如果英國實力比中國強大,香港便可能跟英國了。

 或者百分百港人反對跟英國,理由卻是擔心激怒中國,斷香港米路,遲早乞食。

 這也不是愛國的理由,只是出於現實考慮。如果說,中國保證不報復,繼續經貿來往,難道香港人便會獨立?

 大部份「香港不會獨立」的理由,其實都不是因為「純粹」的愛國,而是非常現實的經濟計算。

 甚麼叫純粹的愛國情懷?不論國家富貧、不論獨立的好壞,純粹認同一國的文化血脈傳承,就像你不會為了李嘉誠有錢而認佢做老豆一樣(弒親都做得出,呢樣好難講),這才叫真正愛國。

 問題是,阿爺不斷力sell的國家認同,都是「大國崛起、經濟騰飛、發展迅速、優惠香港、送禮泵水」,錢以外,有無其他令港人難以割捨拋棄的愛國情懷?

單靠送錢維持關係,那不是愛,是小三。


魚皇 | 29th Mar 2013, 01:08 | 信報﹒豪鬼夜行 | (32 Reads)

信報﹒豪鬼夜行﹕你會打開生死簿嗎?

 辦公室勾心鬥角,你奸我都奸,cheap到你都驚。一將功成萬骨枯,爭上位競爭激烈,而且就像車公靈籤所講,「何為邪鬼何為神,神鬼如何兩不分」,你不知道誰是盟友誰是敵人。

 

你上位了,自然人人和你道賀,但有幾多是真心?如果有機會,你想知道,誰是你的敵人嗎?

 

最近看了前首爾市長李明博的著作,《1%的可能﹕韓國首爾李明博的夢想奇蹟》,講述他復原清溪川的經過。

 

當中提到一個細節,李明博競選勝利,當上市長,有人給他一個公文袋,說裏面有一份名單,全部都是競選市長時,反對過李明博的人。用李明博的話,這就是一份「生死簿」。

幕僚勸李明博,若上任後要順利展開工程,放開手腳辦事,便要把這些反對過你的敵人驅逐出去。

 

你會如何對待這份生死簿?一般人,相信無論如何也會打開,看個究竟。

器量宏大理性務實的領導,可能會從生死簿中,圈出辦事能力高強的人,不計前嫌,放生處理。那些無能的小人,即使不驅逐,至少也不會重用。

 

李明博居然看也不看,把公文袋束諸高閣。他並非一味偉大,而是從實際角度出發。新政府剛上場,如果還揪住過往競選時的人事問題不放,只怕整個團體都無法安穩工作。

 

第二,這些人只是反對派,但並非無能之輩,如果不重用這批人,損失的只會是自己。

 

李明博認為,意見不一致雖然會妨礙生產,卻能防止獨斷專制。所以到最後,他也不願看那份「生死簿」。

 

回看香港,整個社會不斷製造敵人,「生死簿」名字不斷增加,港奸政桿,名稱天天新款,人人樂於查閱,阿爺更明言「不愛國愛港人士不可做特首」。這樣的香港,如何有生機?

Next